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二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二章

所屬目錄:第五卷 黑暗之旅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iwuku.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原來謝文東根本沒跳下去,當他躍出去后雙手迅速的把住窗臺邊緣,身子懸在外面,當前兩名大漢相繼沖出去后,他雙臂一用力,身子蕩了回來,順勢一腳踢在濃眉大漢的面門。一連串的動作輕盈無比,將人類的極限發揮到及至。窗外槍聲四起,謝文東輕飄飄從窗臺上跳下來,笑瞇瞇的看著捂面的濃眉大漢。過了一會,濃眉大漢恢復了一些力氣,咬牙看著他,怒問道:“你沒有跳出去?”

謝文東笑道:“如果我剛才跳下去,那不是很容易死在你們和警察的亂槍夾擊之下嘛!”

濃眉大漢怒目燃燒著火焰,沒有說話。謝文東看著手中槍淡然道:“兩小時以前,也有人想殺我,但我沒有殺她。”

濃眉大漢冷然道:“我知道。”謝文東道:“我不殺她只因為不想讓上天創造出來美麗的東西毀在我手里。而你,就不一樣了,如果你們不死我會寢食難安的,你說我該不該殺你。”濃眉大漢嘆道:“如果我是你,我一定回動手的。”

“恩!”謝文東點點頭,道:“我只問一個問題,回答我,我不殺你!”濃眉大漢搖頭道:“無論你問什么我都不會說。”謝文東嘆了口氣,他知道,象這種人說一就是一,不會有虛假。仰面聽了聽外面的槍聲,還是很激烈,不時還有喊叫聲傳來,謝文東目光漸漸冷卻,無奈道:“那真是可惜。”濃眉大漢臉上的橫肉跳了跳,冷道:“的確可惜,在殺你的最佳時機內沒有將你殺死!”謝文東搖了搖頭苦笑,抬手一槍打穿了大漢的腦袋,看著直挺挺倒下的身體,嘆道:“旦愿麻楓象你這樣的手下不會太多。”他站在尸體旁沉思了好一會,突然想到些什么,低身從大漢口袋內掏出手機,按下重撥,然后放在耳邊傾聽。

沒有五秒鐘,另一方接起電話,一個低沉略帶沙啞的聲音響起:“老四,做得順利嗎?”

謝文東對這個聲音不陌生,雖然是在電話里,但還是能聽出說話的正是麻楓。他淡然一笑道:“麻兄,幾日不見看來你對我甚是想念嘛,又是美女又是保鏢的來護送。”電話另端明顯頓了一下,疑聲道:“你是謝文東?”

“沒錯!是我。”謝文東道:“你送給我的禮物我記下了,以后會加倍奉還的。不過你派來的兄弟好象遇到點麻煩,有數十警察正在和他們聊天。”麻楓透過電話能清晰聽見槍戰聲,知道他所言不假,三人看來是兇多吉少,心中一痛,眼睛變得通紅。但他畢竟是見過世面的人,咬著牙沉著道:“我知道你的運氣一向很好。不過,你可以好一次、兩次,我不信你永遠都有好運。總有一天我要在你身上取回你欠下的東西。”謝文東嘆道:“有些事是上天注定的,我可以不信,但你,必須得信!”說完謝文東冷笑一聲,將電話扔出窗外。剛想走出去,秋凝水一頭汗水的跑進來,看見地上的尸體微楞一下,然后上下仔細看了看謝文東,見他無恙才松了口氣,瞪著眼睛道:“你不是說和我一起跳出去嗎,怎么自己又爬回來了!”

謝文東笑呵呵道:“跳出去的一瞬間我才想到還有點東西忘了拿。”

“哦?”秋凝水皺眉疑問道:“忘了什么東西?”謝文東拿起一件衣服披在她的身上,笑道:“你的睡衣實在太薄,外面的男人都那么多,本來想幫你拿一件外套擋一擋,可是偏偏這個人沒有跳出去,讓我費了好大勁才打倒他。”

秋凝水心中一暖,面色紅潤的低下頭。謝文東見狀哈哈一笑,道:“別想歪了,我說過我對比我大很多的女人不感興趣。”

秋凝水本來心里還美孜孜的,可瞬間又開始解冰,一雙美目怒視著他,氣道:“象你這種人就應該一輩子娶不到老婆。”

謝文東嘆道:“可是喜歡我的人卻偏偏不少!對了,那兩個殺手怎么樣了?”“死了!”秋凝水沒好氣道,一甩頭發,轉身走進臥室。“死了?”謝文東輕撓頭發,仰面看向窗外的夜空,烏云遮住月亮,自語道:“真是可惜。”不知道他在說被烏云遮住的月亮還是再說死掉的三人。

T市。陽光依然明媚,都市依舊平靜,如同浩瀚的海洋,表面無浪,卻暗流滾滾,殺機慢慢籠罩在城市的上空。

老爺子的傷情逐漸好轉,已經可以在別人的攙扶下緩緩走動,身體雖虛弱,臉色已比以前紅暈得多。這一日,五位長老召集洪門幫眾集會,洪門內有頭有臉的人物基本都被長老召來,理由很簡單,新任掌門大哥不見了,洪門現已群龍無首,要選出能主事之人。會議上眾說紛紜,爭論兩個多小時也沒論出個結果,五位長老見狀暗暗搖頭不已。

凌晨三點半,醫院大樓內。凌晨是人最容易困的時候,也是人在一天內精神最松懈的時候。守在金鵬病房門口得數名守衛無精打采的或*墻而立,或坐在一旁的長椅上打盹。這里本來是由東心雷負責看守,但由于長老召集開會,他不得不回大本營參加。沒有東心雷在這里壓陣,眾人也都很隨便起來。這時一名身穿白大褂,帶在眼鏡的男人走了過來,腳步緩慢,而且聲音很輕,但這里的守衛畢竟都是洪門內的精鷹,耳朵異常靈敏,雖然疲乏的進入半睡眠狀態,但還是感覺到有人走過來。

守衛們睜開眼睛,打量著走過來的醫生。沒等他們開口,醫生先道:“你們請讓讓,我來查看病人的情況。”

一個年紀三十左右的守衛皺眉道:“你是醫生嗎?為什么我以前從沒見過你?”

醫生平靜道:“我剛剛休完假,昨天才到的醫院。今天我接替李醫生值夜班。”守衛點點頭,然后又搖搖頭,道:“既然這樣,明天讓李醫生帶你過來,陌生人我們是不會單獨放他進去的。”醫生臉色一變,提高語調道:“你這人怎么回事,哪有攔著醫生不讓給患者看病的道理。”守衛無奈道:“為了老爺子的安全起見,我也沒有辦法。”

“安全?”醫生挑起眉毛,冷道:“你在懷疑我會對病人不利嗎?”

守衛聳聳肩道:“在不能確認你的身份之前,我不得不這樣防備。”

醫生臉色一變,沒在說話,轉過身狀似離開,可手中不知什么時候多出一把三寸有余的手術刀,頭也沒回,突然猛揮手臂,整個刀身刺進了守衛的脖跟動脈,刀身拔出,一道鮮血如噴泉般射在白色的墻壁,紅與白的反差是如此奪目。

守衛睜大了雙眼,直挺挺的站在那里,好一會才摔倒在地。醫生拔出刀后毫不沒有停留,身子迅速向上樓的方向跑去。這時其他的警衛才清醒過來,一各個紛紛拔出配槍,向醫生逃跑的方向追去,只留下四人看守病房。幾人紛紛頓下身,將那守衛的傷口用手帕按住,大聲叫喊著醫生。可手帕根本擋不住涌出來的血液,瞬間,手帕已經被血濕透。

聽見他們的叫喊聲,兩名醫生從樓下跑上來,剛想問怎么回事,一眼看見躺在地上血流如柱的守衛。急忙上前用手指按住他的傷口,對其他人道:“你們快去找一輛病床,他需要動手術,時間晚了恐怕來不急。”

四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圓臉笑面漢子看了看兩位醫生,其中一個他認識,心中稍安,說道:“你們兩個留下看守老爺子,我和老劉去找病床。”說完,和叫老劉的大漢急匆匆跑了出去。按住傷口的醫生對剩下的二人道:“你們來幫我把他的傷口按住,我去拿麻藥。”兩名大漢答應一聲,蹲下身伸手按在守衛的傷口上,可感覺不對,再仔細一瞧,臉色大變,抬起頭急道:“醫生,他的脈搏怎么不跳了?”

抬起頭時,兩人看見的是黑洞洞的槍口,還有醫生瞬間變得陰森的面孔,對他倆冷冷道:“是嗎?看來他已經死了,你們為什么不和他一起去呢!”說完,嘴角翹了起來,毫不猶豫的在兩位大漢的眼眉正中開了兩槍。

一旁和他一起上來的醫生臉色煞白,顫聲道:“你讓我做的事我都已經做了,是不是可以放了我的老婆和孩子?”

那人冷笑一聲,緩緩道:“你可以去找他們。”醫生急道:“他們在哪?”

“陰間!”那人怪笑一聲:“你老婆的味道不錯,只可惜不懂得在床上配合我!”在醫生還沒有反應過來時,一顆子彈已經打碎他的心臟。那人看也沒看他一眼,跨過醫生的尸體,打開病房門側身而入。走到病床前,看了看躺在上面的老人,他緩緩將槍上的消音器取下,仰面長長呼出口氣,冷道:“堂堂北洪門的老大就要死在我槍下,真是讓人激動的事。”

床上的老爺子象是熟睡,動也沒動一下。那人嘿嘿一笑,用槍尖敲敲金鵬的腦門,道:“老家伙,你倒是睡得安穩啊!不過也該睜開眼睛最后看看這個世界了。”金鵬眼皮動了動,緩緩睜開眼睛,見到一陌生人站在自己面前一楞,疑問道:“你是誰?”那人得意的悠然道:“要你命的人!”金鵬臉色一變,疑問道:“是有人派你來的?”

那人道:“這個你應該沒有必要知道了。”金鵬道:“我不想做個糊涂鬼。”那人將槍尖頂在金鵬的太陽穴,嘆道:“你也算是一代人物,只可惜年紀太大了,眼睛也老花,看人都看不準。”金鵬神色暗淡,落寞道:“你應該告訴我那人是誰?”

那人冷笑一聲:“我不能說出他的名字,這是殺手的規矩。”他說得沒錯,一個好殺手不只要頭腦冷靜,身手過人,同時還要具備一張如同鋼板般的鐵嘴。但這人有些太得意了,頓了一下又道:“他在洪門地位很高,但權利卻很小。我只能說這么多。”說完,聽見外面隱約有跑步聲傳來,那人無奈的搖搖頭,做作的嘆道:“我本來還想多給你一些時間,但你的手下回來得太快,你要怪就怪他們吧。”說完,手指緩緩扣向扳機。金鵬閉上眼睛,他甚至可以聽見手槍內彈簧拉動發出的聲音,那是死亡的召喚。

這時,病房的窗臺上突然有人道:“你說得沒錯,我本來也想多給你一些時間,但看來是不行了。”

那殺手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本能的轉頭看去,只見窗臺上蹲坐一人,身穿黑衣,年紀在二十七八歲左右,雙眉粗而濃重,斜飛發稍,眉間正中一道刀疤格外的醒目,冷眼看去好象是一只微睜的眼睛。嘴角掛笑,露出白而森亮的牙齒。那殺手敢發誓,他在轉頭的一瞬間當真看見這人的牙齒在閃亮。他顫聲疑問道:“你是誰?”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viwuku.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二章   地址:http://www.viwuku.live/160.html
胜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