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三十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三十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iwuku.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警察被他打得原地轉了兩圈,口鼻竄血,眼睛血紅,看樣子是準備拔槍。這時警察帶隊的隊長走過來,瞇眼一瞧,面帶驚訝,疑問道:"老陳,怎么是你?"陳百成一看,原來是熟人,酒桌上沒少見過,急道:"怎么不是我,王隊長,快點讓你帶的這些警察撤了,我有急事!"王隊長見他面露焦急,這種表情平時可很少見,知道定有大事,邊嘟囔著:"怎么有人報案說這里發生搶劫!?"邊一揮手,收了隊。陳百成道句多謝,領人往分部趕。

真被他料對了,麻楓現正在進攻DL分部。說是分部,其實就是一間舞廳,不大的舞廳。三眼也是剛到DL不久,沒有太多的資金,只是收購了一間價錢便宜的舞廳做為暫時根據地,下面的人手更是少得可憐,絕大部分是從龍堂現調過來的。這次陳百成領著數百人出動,基本上算是傾巢而出,舞廳內只有十幾個人看守,不堪一擊。DL到旅順,不遠但也不近,去一趟也需要一小時,一個來回最少也得兩小時,兩小時內什么都有可能發生。麻楓和山田領著二百來人,瞬間就將舞廳里面那十幾個解決干凈。麻楓興奮得眼睛都紅了,大喊道:"把那倆妞給我搜出來,咱們可有樂子了!"

搜!這二百來人連蹦帶跳的搜。搜的時候興高采烈,回來的時候就變得無精打采了。紛紛回報:沒有!麻楓一皺眉,喃道:"沒有?不可能沒有,我親眼看見她倆進了這間舞廳,再搜,給我仔細的找!"

舞廳不大,沒幾間屋子,這二百多人就差點沒挖地三尺了,可結果還是沒有。麻楓急了,看了看山田,后者也是一臉奇怪,眉頭直皺,麻楓怒道:"媽的,難道人還能長翅膀飛了?!"

人能不能長翅膀天知道,可高家兩姐妹是絕對沒長翅膀。陳百成帶著大隊人馬走了,暗組那十幾人并沒有跟去。暗組里沒有草包,能提前‘畢業‘被劉波放出來的更是精明得很,其中一人名叫王良,是這十幾人的組長,二十出頭,才思敏捷,非常人可比,他雖然在劉波手下封閉訓練一年有余,但對外面的情況時刻了解,麻楓這個人怎樣,他知道的要比陳百成深得多。見他傾巢而出,暗自搖頭,但他畢竟在資力和身份上與陳百成相差太遠,不好說什么,私下和其他人一商量,為了保險起見,干脆帶著高家姐妹悄悄出去,在附近什么地方避一避,如麻楓真來偷襲也找不到咱們,沒來那就更好了。這十幾人帶著二女從后門而出,并未走遠,繞了一圈跑到舞廳對過的網吧上網去了。麻楓領人來的時候,被暗組看的清清楚楚,紛紛點頭,贊嘆王良料事當真如神。

麻楓急得在舞廳內直轉圈,想不明白兩個大活人怎么就憑空沒了呢?!這一急,胸前的傷口又隱隱做痛,臉色蒼白得可怕。山田見狀暗嘆一聲,看了看手表,道:"時間不早了,我想陳也快回來,我們還是先退吧!"麻楓雖心有不甘,但也沒辦法,隨眾人走出舞廳。出來之后,麻楓臨上車前還戀戀不舍的看眼舞廳的大門,嘆了口氣,深深搖了搖頭。他做夢也想不到,他要找的兩個女人就在街道對面的網吧,而且其中的一個正在隔著窗戶翹腳張望,不用說,這個一定是高慧玉。她邊看邊問一旁的王良道:"那個,那個人就是你說的麻楓吧?"王良也沒見過麻楓,但通過別人對他的態度和尊重也能猜出一二,點頭道:"十有**就是他。"高慧玉和王良年紀相仿,說起話來也很隨意,她秀眉微皺,道:"這個家伙最壞,還想用我和姐姐威脅文東。王良,你不說你的槍法很準嗎,現在就把他一槍打死怎么樣?"

王良翻了翻白眼,什么叫最毒女人心?!他苦笑道:"如果這里沒有兩位大小姐,如果對方沒有二百多人,我可能會考慮你剛才的話。"高慧玉一撇嘴,諷刺道:"干脆讓他放下武器,獨自跪在你面前,那時你再開槍多好。"王良聽后很認真的點點頭,道:"那當然是最好不過了。""我咧……!"

麻楓剛走不久,陳百成帶著大隊人馬趕回,進入舞廳一看,里面一片狼跡,象是經過一場巨大的龍卷風襲擊,到處是破碎的殘渣,地上還躺著那十幾個渾身是刀口子的小弟。陳百成也故不上這么多了,大步跑到二樓,再找高家兩姐妹,哪還有蹤影。完了,完了!陳百成神色木然的癱坐在地上,傻了。自己在家門口把兩姐妹弄丟了,不要說面子,就是謝文東這一關都難過。好一會,他起身大叫:"來人!來人!"下面的小弟不知道這位陳大哥發什么瘋,急忙跑上前一人問道:"陳哥,什么事?"陳百成跳著腳大喊:"就算把DL翻個底朝天,也要給我把高家姐妹找出來,快去找!現在就去!"

"不用找了!"王良笑呵呵的從門外走進來,身后跟著不是二女還是誰。陳百成一見長出一口氣,抹了一把腦門的汗水,"哎呀我的老天,嚇死我了,你們上哪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謝文東到了,陳百成親自帶人去迎接,見了面,一臉媚笑,道:"東哥,你怎么親自來了,這里有我,有我保護高家姐妹不會傷一根寒毛。"謝文東一挑眉毛,他人雖沒在DL,但這里的情況卻知道得一清二楚,也不說破,笑道:"許久沒見二人,怪想念的,也是借機來看望一下。"陳百成連連點頭說對,把謝文東讓上車,他道:"酒店我都安排好了,東哥,你看是不是把高家兩位小姐也一同接去?"

謝文東擺手道:"我們這里不是有分部嗎,用不著住酒店,在分部住下就行了。"陳百成為難道:"可是那里的條件太差,我怕東哥不適應。"謝文東仰面而笑,道:"有什么不適應的,當初再惡劣的環境也不是沒住過。"

還沒到舞廳,謝文東叫司機將車停下,他不想自己到DL的消息走漏出去,麻楓如果知道他來會比兔子跑得還快,獨自一人悄悄從舞廳后門進入,等到了大廳,放眼看去密壓壓都是人,把謝文東嚇了一跳,這場面還真夠隆重的。離他進的幾人沒見過他,一看有陌生人突然闖入,心中一驚,紛紛拔出刀將他圍在中間,厲聲問道:"你是干什么的?"

還沒等謝文東說話,一聲尖叫算是替他回答了。"文東!"高慧玉淚容滿面的飛奔過來,無限委屈的撲進他懷中,哽咽道:"文東,你知道嗎,那個叫什么楓的人帶了好多人來,我都快被嚇死了。"王良一聽差點笑出來,這位大小姐在東哥沒來的時候可一點害怕的意思都沒有。謝文東輕輕拍了拍她的纖腰,溫柔道:"沒事,有我在,不管他什么楓我都會讓他變成死蜂。"他抬起頭,正好看見高慧美幽暗的眼神,他很想上前抱住這表面堅強,其實內心柔弱的姐姐,可有高慧玉在,他不得不壓抑住自己的沖動,他不想也不知道應該如何打破三人之間微妙的關系。和兩姐妹在一起,總是覺得左右為難,這也是他盡量避開二人的原因。可是當他得知二人有危險時,所有的顧及變得不重要,都可以拋在腦后。這時,陳百成也笑呵呵的走進大廳,一臉燦爛,手臂一展,道:"東哥真是應該多到DL來,有這樣兩位美人相伴,神仙也會妒忌。"

兩姐妹聽后紛紛垂下頭,臉色緋紅,美艷無雙。謝文東輕輕推開懷中的高慧玉,笑道:"得了,老陳,現在你的話可真是越來越多了。"陳百成呵呵一笑,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搖頭嘆道:"將軍肚越來越大,里面裝的東西也越來越多啦!"謝文東仰面而笑,指了指他,搖頭道:"你啊……"頓了一下,他面容一整,瞇眼道:"幫我去查查麻楓的下落,準確的下落!"

"是!"謝文東下的命令陳百成可不敢耽擱,領人急匆匆走出舞廳。謝文東摸了摸下巴,還有些不放心,對劉波道:"老劉,你帶人也去跑一趟吧,麻楓太狡猾,我怕百成未必能得到準確消息。"劉波點頭稱是,揮手帶上暗組成員,快步走了出去。其他人也不是傻子,見該走的都走了,自己還留在這做什么電燈泡,紛紛彎腰施禮道:"東哥,我們先出去了。"

本來人頭涌涌的舞廳瞬間變得空蕩蕩,只有謝文東和高家兩姐妹。三人坐下,沒有外人在場反不知道該說什么。謝文東先開口道:"這一陣過得還好嗎?""還好!"兩姐妹異口同聲道,二人互相看看,臉色都有些尷尬,沒再言語。

謝文東起身,仰面道:"我這一陣子忙得拖不開身,一直沒來看望你倆,對了,也不知現在高大哥如何,快有兩年沒見了吧,真是想念他啊!"高慧美道:"哥哥和嫂子過得很幸福,而且酒吧的生意也很不錯。"她一提起嫂子,謝文東想起了影,那個渾身充滿神秘色彩,好象永遠生活在黑暗中,和他相識不到一月卻為他擋了一槍的冷艷女郎。他拿出煙,叼在嘴邊沒有點,笑道:"如果有空閑的時候,我們一起回家,和高大哥聚一聚……"沒等謝文東說完,高慧玉突然問道:"文東,你喜歡姐姐嗎?"這一句話聲音不大,可聽在謝文東和高慧美耳中如同平地炸雷,一時不知該說什么好。

高慧玉又道:"如果你喜歡,就說出來,每次有危險的時候都是姐姐和我一起承擔,這不公平。"

"小玉……"謝文東不知該說什么,看了看高慧玉,又瞧了瞧高慧美,嘆了口氣,低頭不語,有點象做錯事的孩子。

高慧美起身,面無表情道:"我累了,先去休息一下!"說完,她上了舞廳二樓,走得很慢,其實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在落荒而逃。高慧玉見狀大聲問道:"你為什么不說話?"謝文東垂頭道:"我說什么?"聽著自己軟弱的聲音,真狠不得給自己兩嘴巴,為什么連世間最險惡的黑道自己都能應付自如,而在感情方面卻如同白癡的逃兵。謝文東有種無力感。

高慧玉見他這樣子更加生氣,怒道:"我也累了,也去休息!"說完,跟在姐姐身后,也上了二樓。

謝文東無奈,好端端的三人聚在一起,可話沒說兩句就不歡而散,是高慧玉說錯了話還是因為自己對感情的懦弱。以前,謝文東的性格很懦弱,經常受別人欺負,可他自信自己有天下最聰明的頭腦,憑什么被欺負,這樣,他選擇了一條不歸路,現在,他的名聲威陣黑道,可在感情上面,還是保留了懦弱的本性,最無奈的是,他自己無力去改變這種連他自己都討厭的本性。"該死的你!"謝文東心煩意亂,有種說不出的壓抑感,暴躁的將眼前桌子踢翻,上面的玻璃杯摔得粉碎。

外面守侯的小弟們聽見舞廳內聲音不對,以為出了事,紛紛沖進來,姜森身手最敏捷,他是第一個。一見大廳內只有謝文東一個人,桌子翻了,滿地碎玻璃片,他一楞,問道:"東哥,怎么了?"

"沒什么!"謝文東很快控制住自己的情緒,笑瞇瞇道:"我不小心把桌子碰倒了。"

"哦!"眾人聽后松了口氣,上來兩人收拾了一下,其他人又都退了出去。姜森沒有走,謝文東的話能騙得了旁人卻騙不了他,上前小聲問道:"東哥,到底有什么事,別憋在心里,說出來舒服一些。""唉!"謝文東嘆了口氣,搖頭道:"如果一個人同時愛上幾個女人,你說那對這幾個女人是不是很不公平?"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viwuku.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三十章   地址:http://www.viwuku.live/201.html
胜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