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三十二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三十二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iwuku.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彎腰拾起折斷的刀身,搖頭嘆道:"一把好刀,真是可惜了。"

姜森狠狠瞪了陳百成一眼,冷哼一聲,拿槍殺了出去。夜總會里的人如何能是謝文東這批人的對手,特別是血殺和暗組,同時特殊訓練出來的,各自的成員雖嘴上沒說什么,可心中都叫著勁,有意比比高下。姜森個劉波更是如此,雖然鐵竿朋友,可誰都不服誰,拿夜總會這些人當練手了。半個小時后,夜總會內二百多人不是死傷在地就是四下逃散,出來后,謝文東眼睛一瞇,叫人一把大火將這海城夜總會燒個精光。山田本來也在夜總會,可他見勢不妙,手都沒動一下,帶上幾個親信跑了。

麻楓一死,算是去掉謝文東一塊心病,這個埋在心底深處的疙瘩終于解開,心情豁然開朗。坐在車內,謝文東憐惜的看著手中斷刀,嘆道:"刀斷了,有能修補的機會,人如果死了,可再也活不過來了。"說著,他將斷刀扔在陳百成身上,將后者嚇了一哆嗦,陳百成捧起刀,頭上的冷汗瞬間流出來。謝文東一笑,道:"幫我把這把刀修好,刀是好刀,棄之可惜。"

陳百成松了口氣,連連點頭,道:"是,是,東哥,我一定找人修好。"

謝文東突然瞇眼問道:"刀可以修好,那你的心呢?"陳百成剛松口氣,可一聽這話,如同五雷轟頂,眼前一黑,差點沒從車椅上摔下來,張著嘴巴,不知道說什么好。謝文東扭頭看向窗外,道:"人心要擺正。說來也奇怪,別人心中在想什么我總是莫名其妙的知道。"陳百成急道:"我對東哥是絕對忠心的,我可以對天……"謝文東搖搖頭,打斷他的話,道:"忠心是用行動來證明的,而不是用口來說。做你應做的事吧!"說完,他閉上眼睛。陳百成低著頭,冷汗順著脖子流淌到地上。

謝文東在DL沒待這三天,南京告急的電話一遍接一遍,蕭方統率不下七千人眾,圍攻南京,重要地方連連失守,堂口危在旦夕。靈敏獨木難支,請求謝文東援助。謝文東掛斷電話,嘆了口氣,人有多高的地位,就要付出多大的代價。謝文東即是文東會老大又是北洪門掌門大哥,這足可以讓任何人都為之眼紅,但其中的艱辛又有幾人能看到。

謝文東臨行之時本想和兩姐妹告個別,但轉念一想,還是算了,見面反而會徒增離別之苦。他匆匆寫下一封信,讓下面的小弟交給高家姐妹,并令王良帶一組人暗中保護她二人,一切安排妥當之后,他與姜森,劉波又坐上下午的飛機趕去南京。

其實南京情況沒有靈敏說得那么糟糕。她手下有三千多人,處于守勢,對抗七千人不算難。可有消息說,向問天可能會親自帶大隊人馬趕到,這樣一來,‘探花‘心中也沒了底,怕南京有個閃失自己負不起這個責任,才急讓謝文東趕回南京。

謝文東到了南京剛被靈敏接回堂口,任長風也風塵仆仆趕到,他的耳朵尖得很,雖然在T市,可謝文東的一舉一動時刻關心著,特別是南京一告急,他暗中點頭,不用問,東哥一定得去南京。他越和謝文東在一起的時間長就越有一種依賴感,在他手下做事,不用再費心考慮別的,不用估計任何人,不用……,反正就是兩個字,痛快!酣暢淋漓的痛快。任長風喜歡這種感覺,也心甘情愿的想跟在謝文東身后,沖鋒陷陣,攻城拔寨。

謝文東一見任長風,肩膀一塌,為難道:"長風,你的刀,看來我是不能還你了。"任長風一楞,疑問道:"怎么了?"謝文東從口袋中拿出一張照片,想前一遞,道:"噥,它變成這樣了。"任長風一看照片,差點哭出來,吧嗒吧嗒嘴,仰面長嘆:"我苦命的刀啊!"謝文東為人很細心,知道任長風很寶貝自己的這把刀,如果不是他借,別人恐怕碰都別想碰一下。可今日戰刀一折為二,他也很過意不去,特意照張照片給他懷念。靈敏在旁一撇嘴,嘲笑道:"不就是一把刀嘛!"她旋風一般跑出房間,很快,她又旋風一般跑回來,懷中捧了不下十把長短不一,款式各樣的唐刀,往桌子上一放,傲然道:"你選一把吧!"

任長風邊看邊咧嘴,不時嘟囔著:"這也叫刀?和我的那把比起來差得太遠了。"說著,他隨手拿起一把,掂了掂,眼皮向下一搭,道:"這把只適合切西瓜。""這把虎虎人還行,真正打起來,哼哼!""這……這把太離譜了,可以用來當餐刀。"

靈敏臉色越來越難看,把刀重新抱了起來,道:"不要就算了!"任長風急道:"我只是說說而已,誰說我不要了?!"這時,謝文東也厚著臉皮,湊過來,看看這把,瞧瞧那把,笑道:"我也選一把怎么樣?""不行!"靈敏,任長風二人異口同聲道。"呵呵,你倆還挺有默契的嘛,你們是不是……"二人聽后,臉色同是一紅,謝文東看準機會,飛快的從靈敏懷中搶下一把,把她下了一跳,跺腳喊道:"哪有老大搶屬下刀的道理?!"說完,快步追了過去。下面的小弟偷眼看著三位在北洪門內舉足輕重的人物追打在一起,哪有半點大敵當前的壓迫感,不知是該笑還是該哭。

謝文東雖然在人數方面處于劣勢,不過卻是一身輕松。而蕭方手下有比對方多出一倍的人力,可絲毫不敢大意,市區的密探已然回報:謝文東又來南京了。一聽謝文東這三個字,蕭方心中真有點打怵,本來這次到南京來有十成把握取下這里,現在一聽謝文東到了,十成把握也變為了一成。他的根據地還是定在南郊外的那間破舊旅館,他令大部分手下都回到旅館內,暫不出戰。可總不出戰不是辦法,影響士氣不說,連后方向問天那關也過不去。這點蕭方明白,張居風也同樣明白,后者冥思苦想了一晚,還真被他想到一個破謝文東的辦法,急急忙忙去找蕭方商議。

來到蕭方的房間,見他愁眉苦臉,正看著南京地圖發呆,張居風笑問道:"蕭兄弟可想出法子了?"

蕭方眉頭一皺,你這是明知顧問,看我這個樣子象嗎?!他抬頭一看張居風,這家伙一臉笑容,無比輕松,心中一動,問道:"張兄難道有好主意不成?"張居風哈哈一笑,道:"好主意倒是未必,所以才過來找你商議一下。"蕭方精神一振,可瞬間肩膀又塌了下去,張居風能想到什么好主意,他的智謀遠不如自己,連他都一籌莫展,張居風就更不用說了。張居風看出蕭方的想法,也不在意,笑道:"我想來個以彼之道,還使彼身!"

蕭方一挑眉,問道:"怎么個以彼之道,還使彼身?"張居風一整面容,道:"上次謝文東用誘兵之計打敗我們,并且殺了李兄,這次我們也來個誘兵之計,佯攻他們堂口,打上一陣故意敗走,把謝文東引到我們實現埋伏好的地方,定可一舉將其斬殺!"蕭方聽后,低頭沉思,好一會,他才抬起頭,問道:"可謝文東會上當嗎?他比狐貍還狡猾啊!"

張居風一笑,道:"這就看我們的前奏演得好不好。如果我們天天去攻打他們的堂口,一次兩次他有戒心不追,可次數多了,就連神仙也難控自己的情緒,何況他謝文東呢!"

蕭方在心中反反復復想了一偏,點點頭,贊道:"張兄,這個計謀不錯,確實是個好主意。就這么定了,今晚我們就去會會謝文東!"張居風見他恢復了一些平日的神采,拍了拍他肩膀,嘆道:"別讓謝文東在你心中留下的陰影太重,別忘了,你蕭方蕭天王在咱們洪門內也是有‘鬼才天王‘之稱的!"蕭方長嘆一聲,感激的看著張居風,道:"謝謝!"

蕭方異動,暗組馬上將消息第一時間通知給謝文東,蕭方召集人手,看樣子今晚要有進攻的趨勢。謝文東呵呵一笑,自語道:"有朋遠方來,我們自然要好好迎接他,招待得不好會被道上的人笑話我們小氣!"

晚間十一點剛過,張居風統率三千人直逼北洪門堂口,來勢兇猛,人沒到,殺氣先至。謝文東站在樓頂天臺上,用望遠鏡向下一看,笑道:"好強的氣勢啊!希望不是故意裝出來的!"

張居風剛到堂口門前,只見大門一開,任長風領人殺了出來。上次他倆交過手,沒分輸贏,這次更不多話,兩人之間連招呼也沒打一聲,各自拔刀,戰在一處。主將動手,下面的人更不能閑著,南北洪門數千人在堂口門前的街道上展開刺裸裸的冷兵器大火拼。黑蓋不住紅,夜色也同樣掩飾不住鮮血。數千人的撕殺是何等慘烈,刀槍齊舉,血流成河。自己身體的血還在向外流,可拼了命的去奪取別人的鮮血,人性在這里被徹底的踐踏,蔑視,人們以殺死眼前的一切生靈而拼殺。受傷而體力不支的人掙扎著不讓自己倒下,在混亂中,倒下的下場只有一種,不是被敵人就是被自己人活活踩死。

謝文東垂眼看著腳下的慘斗,不時有紅光在他眼中閃動,那是充滿朝氣的熱血。他拿起電話,一絲不亂的撥打電話,道:"探花,該你出手了!"說完,他將電話掛斷。私下,謝文東是朋友,而在戰場上,他絕對是惡魔。靈敏帶這數百人沖進戰場,這給北洪門的人打了一鎮強心劑,士氣大振。同時他們也都很想看看靈敏的身手,這位傳說中身手僅在東心雷之下,智謀僅次聶天行的年輕一代‘探花‘。靈敏的武器是一把很薄的刀,比紙還要薄,但卻亮得駭人。她的出手比任長風更加詭異,刀來無聲,刀去無痕,亮光乍閃,快似閃電,刀過而人亡。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viwuku.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三十二章   地址:http://www.viwuku.live/203.html
胜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