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七十六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七十六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iwuku.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回來這許多天,謝文東最想見得人還沒有見到,心中對彭玲的思念無法壓抑。車速飛快,在繁華的城市中穿行。當快到彭玲家的時候,他讓姜森停車,后者回頭疑問的看著他。謝文東不好意思的笑笑,道:“這許久沒回來,空手見面不太好嘛。”

姜森多聰明,明白他的意思,四下看了看,一指前方笑道:“東哥,前面有間花店,送花也不錯。”

謝文東舉目往去,果然,前方不遠處有家門臉不小的花店,門口擺放兩排大花籃。送花?謝文東一笑,這倒是個好注意。謝文東下了車,在花店中特意挑選一些紅顏的玫瑰花,這才心滿意足,從新回到車內。到了彭玲家所在的小區,謝文東讓姜森留在車內在小區外面等候。這點姜森倒沒有異議,他可不想當大號的電燈泡。

謝文東手捧玫瑰,在彭玲家樓下站了片刻,仰首一看,窗戶黑漆。小玲現在可能已經睡覺了。謝文東心中暗討,他打個呵欠,一提到睡覺,他也有些疲意。緩步上了樓,輕輕扣打彭玲家房門,等了良久,里面靜悄悄的毫無聲響。謝文東加大力氣,依然無人答話。難道家里沒人?謝文東又看了看手表,晚上十點多了,按理這時候彭玲早該下班了嘛。他再次加大力氣,沒把彭玲敲出來,反而驚動左右的鄰居。“你他媽不睡覺還不讓別人睡覺啊?”旁邊門內傳出不滿的聲音。

謝文東一掐腰,差點發作。本來的好心情早飛到九霄云外,心煩意亂的下了樓。回到車上,姜森覺得奇怪,問道:“怎么了東哥,這么快就回來了?”謝文東悶聲道:“家里沒人。”“怎么會呢?”姜森低頭一瞅表,道:“都十點多了,她不回家還等干什么去……”他的說話聲越來越小,因為看見謝文東的眼神越來越冷。他強顏一笑,打個哈哈,又道:“可能彭玲加班吧。”

正說著話,車笛聲一響,一輛豪華的奔馳轎車駛來,在不遠處停下,車門一開,下來一位身著警服,身材修長,容貌秀麗可人的女郎,這人正是彭玲。不過,緊跟著車上又下來一不到三十的青年。個子很高,面容棱角分明,仿佛刀子刻出來的一般,渾身上下充滿陽剛之氣,只是嘴唇飛薄,讓人感覺話很多的樣子。這人謝文東見過,上次回來時正趕上這人追求彭玲,被他一頓冷嘲熱諷氣跑了,沒想到一段時間沒回來,他兩人的關系這么親近。“那個小子是誰?”車中,姜森忍不住問道。

謝文東搖搖頭,道:“只見過一面,連他叫什么我都不知道。”

彭玲下了車后,那人跟出來,滿臉笑容道:“我送你回家。”彭玲搖搖頭,婉轉道:“不用了,今天謝謝你豐盛的晚餐。”

青年明顯不想立刻離開,半開玩笑道:“最近的治安好象不大好,你一個人上樓我不放心。”

彭玲聽后撲哧笑了,本來由于酒精而紅潤的嬌容更加亮麗,如同一朵美艷的玫瑰,嬌艷欲滴,她輕輕笑道:“我是警察啊,就算有壞人,見了我還得跑呢!”“哦?”青年一雙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彭玲的臉龐,心氧難耐,恨不得上前狠狠親一口,但他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他故意笑容一凝,反問道:“那謝文東呢?”見彭玲臉色微變,他又恍然大悟狀得急忙改口道:“你看我,真是,又提起這個人了。”彭玲輕輕嘆了口氣,一提起謝文東,那燦爛的笑容,彎月一般明亮的雙眸又在她眼前浮現,用只能她自己聽見的聲音道:“不管怎樣,他在我眼力,從來不是一個壞蛋。”

彭玲楞呆呆的站在那,青年不留痕跡的挽住她胳膊,笑道:“別想了,走吧,我送你回去,這樣我還放心一些。”

彭玲心情有些亂,點點頭,和他并肩而行。兩人挽著胳膊在謝文東面前越走越遠,他的拳頭也跟著越握越緊。一旁的姜森咽了一口吐沫,覺得這時自己應該說點什么,張了張嘴,一肚子的話又憋了回去。“開車!”謝文東一瞇雙眼,命令道。

“哦……”姜森為難道:“東哥,可能事實不是你想象中的那個樣子……”“啪!”他話沒說完,謝文東一拳錘在車窗上,連車身都微微晃動,發出的響聲將姜森的話打斷。謝文東冷聲道:“我讓你開車你沒聽見嗎?”

姜森暗暗搖搖頭,從倒車鏡內一看謝文東的表情,知道這時再不開車,東哥下一拳的目標可能就是自己的腦袋。他嚇得一縮脖,二話沒說,啟動汽車,加擋,飛快開走。

等彭玲到了家門口才發現青年一直在自己左右,還沒有離開。她從提包內取出鑰匙,打開房門,道:“很晚了,你也該回去了。”青年神色落寞道:“那倒我進屋里坐坐都不行嗎?我們畢竟已經是朋友了。”他和彭玲能達到朋友關系確實費了很大一翻苦心。她的性格有些含蓄,并不容易接受一個陌生人。青年通過各種手段,經過半年的時間,才讓彭玲的排斥感漸漸消失。不過,要從普通朋友更進一步,那卻難如蹬天。以為她心中自始自終都有一個人,如同一面無法逾越的高墻,他等不急那面高墻在彭玲心中慢慢消失,想通過‘最直接’的手段得到彭玲的心,今天是后者的生日,對于他來說,這也是一次機會。晚上這頓晚餐確實很豐盛,他包下整整一座餐廳,還特意請了樂隊及歌手,制造氣氛。對于孤獨好久的彭玲,他的準備讓她感動,酒自然也沒少喝。孤獨感象是一只野獸能把人的心撕碎,當一個人想喝醉的時候,那一定醉得很快。

彭玲就有些醉了,紅酒的威力就在于后勁十足,她招呼青年坐下,隨著屋中熱氣撲面,她感到一陣陣的天旋地轉,胃里如同翻江倒海一樣,她實在忍不住,沖進衛生間哇哇大吐。青年不知道什么時候來到她身后,輕輕撫著她后背,面帶關心道:“你沒事吧?”彭玲搖搖頭,牽強一笑道:“只是酒喝得太多,吐一會就好了。”

青年自責道:“都怪我,讓你喝了那么多酒。你進屋休息一會,我去給你沖杯茶。”說著,他攙扶著彭玲往臥室走。彭玲不適應二人過進接觸,用盡渾身力氣想把他推開,可她無力的手臂按在青年胸口上如同按摩。第一次和她這樣進的接觸,鼻中充滿了彭玲迷人的體香,環住彭玲腰上的手臂也下意識的收緊。進了臥室,他把彭玲放在床上,緩緩脫掉她鞋襪,露出一雙潔白而秀氣的纖纖玉足。青年輕輕撫摩著,一只手伸進彭玲褲腿內,慢慢向上游動。

彭玲猛然一陣,秀眉深皺,問道:“你干什么?”青年不在掩飾,飛身撲在彭玲身上,邊撕扯她的衣服邊吭哧道:“小玲,我愛你,今天你是我的!”彭玲劇烈掙扎,可被酒精麻醉的身體卻不聽使喚,用不上一絲力氣,她的反抗在青年眼中行同無物,反而增加他無限的快感與獸行。一會工夫,彭玲的警服被撕的稀爛,甩到一旁,青年一把掀起她的毛衣,紅著雙眼道:“今天你是我的。”彭玲這時真是后悔莫及,當她感覺一只滾燙的手去解自己腰帶時,她流淚喊叫道:“文東快來救我……”

“謝文東?你還沒有忘了那小鬼!”青年邊脫下彭玲的外褲邊氣呼呼的道。或許太用心了,連外面進來一個人都沒注意到。這人斜著身子,倚著門,雙眼彎彎形成兩條黑線。進來這人心中嘆口氣,無奈道:“對不起,她無論什么時候都是屬于我的。”

一句話,讓青年瘋狂的動作頓時僵住,拉扯彭玲毛衣的手也漸漸送開,脖子如同木頭一般緩緩扭動,當他對上來者的雙眼時,象見了鬼一般驚叫道:“謝文東!”

沒錯,這人正是去而復返的謝文東。他笑得很開心,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這樣開心,或許是彭玲那無力的反抗吧。笑道:“我知道自己這時候出現實在不是一件另你高興的事,不過,你動我的女人我同樣也會很不高興的。”

一頭略微凌亂的黑發,一雙漆黑如同神秘黑洞的眼睛,一只堅挺而有力的鼻子,彭玲在這種情況看到了朝思夢想的人,懷疑自己是不是身在夢中。她喃喃道:“文東,文東你真得來救我了。”謝文東心中升起無限的憐思,點點頭,道:“小玲,是我!我來了!”“文東!”彭玲哀哭著從床上趴起,撲進謝文東懷中。后者拍拍她肩膀,安慰道:“沒事了……”

這時,青年已從震驚中清醒過來,被美色沖暈的頭腦漸漸冷靜,他喘著粗氣,對彭玲瘋狂的大聲喊道:“我不知道他比我強在那里,為什么你就對他那么死心塌地,我有那里比不上他?”謝文東嘆了口氣,道:“或許你那里都比我強,但有一點,我永遠不會強迫女人干那種事。”青年臉色一紅,狠狠的往他腳底吐了一口吐沫,指著謝文東的鼻子大叫道:“你以為自己是什么好東西,你只不過是個地痞流氓!你也不用太得意,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謝文東仰面而笑,大聲道:“這句話好象在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你就說過,可我到現在也沒知道你是如何厲害的。”見青年還想繼續叫囂,他感到有些頭痛,如果不是在彭玲家,如果不是有彭玲在旁邊,他早可以能一腳踢掉青年的滿嘴牙。他目光漸漸陰沉下來,聲音也變得冰冷,聲音陰柔道:“今天我不難為你,如果識趣的話趕快在我面前消失,不然,我的手段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青年嘴巴一張,還想說什么,謝文東兩道寒冷的不光如同兩把冰刀在青年臉上劃過,他柔聲道:“別把我的話當玩笑,我只和朋友開玩笑。”謝文東那股野獸一般的氣勢讓青年氣餒,他狠狠瞪了一眼,拿起外套向外走去。

當他差過謝文東身旁時,后者一伸手,攔住他的去路。青年一挑眉毛,疑道:“你干什么?”

謝文東微微一笑,道:“我只想知道你的名字。”青年深深吸了兩口氣,人的名,樹得影,他就算再不甘心也不敢輕易和謝文東動手,他知道,論打架,五個自己捆在一起也未必能敵過謝文東。其實這還是他太高估自己的實力。青年強壓怒火,咬牙切齒道:“杜庭威!”謝文東默默念了一遍,把這三個字牢記,他一收手,笑道:“現在,你可以走了。”

謝文東放他走,可外面還有一個人不想輕易讓他離開。這人是姜森。當青年走來后,他突然在樓梯間的黑暗中竄出,把青年嚇了一跳。還沒等開口,姜森先說話了,拍拍他后背,笑道:“我送你一程吧!”話音未落,對著青年屁股猛踢一腳。

“啊……”青年尖叫一聲,從樓梯上滾了下去。雖然只有十節臺階,不過這也夠他受得了,趴在地上直哼哼,半天沒起來。姜森見狀笑了,嘻嘻哈哈走下樓梯,呲著小白牙,道:“看來你還不想走啊!”

“我操你……”青年罵聲未了,已被姜森抓著脖領子提起,笑呵呵道:“你還能罵人,看來還挺有力氣的,我再送你一程吧!”一推,又是一陣乒乓亂響。這回,青年再無力說話,臉上青一塊紫一塊,額頭擦掉一層皮,鮮血直流。青年出身于富貴家族,從小到大過著少爺般生活,哪受過這罪。他躺在地上,有氣無力道:“快叫救護車……我快死了……”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viwuku.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七十六章   地址:http://www.viwuku.live/247.html
胜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