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四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四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iwuku.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下了樓,剛到二樓走廊,左右站了不下二十號人,把他嚇了一跳,其中李爽嘿嘿奸笑一聲,最先開口道:“東哥,你這么‘快’啊!”“快什么?”謝文東一楞,反問道。一見謝文東的表情,三眼馬上明白了,東哥和江琳在一個房間內這么久什么都沒做,他伸手一把掐住李爽肥大的耳朵,‘怒氣沖沖’道:“你瞎說什么鬼話!?”“哎……哎呀呀,不是你說東哥和……”沒等李爽說完,三眼一腳踢在他股上,嚷嚷道:“你別亂講話!啊?”“我……你……哎呀……”

第二天,晴。謝文東和江琳一大早湊到一起,將酒店的二樓從新規劃了一番。將包房內的沙發撤出,換成一張張單人床,即使鮮花的面積不小,二樓的包房加起來不下二十間,也不夠他一半人住的,后來江琳提議,可以將三樓的部分房間租下,差不多應該夠用。謝文東一想,覺得有道理,把此事交給三眼去辦。直到傍晚,謝文東和江琳才袖出一點空閑,二人坐在一樓大廳邊吃飯邊閑聊,江琳眨動眼睛,問道:“昨天,我醉了之后沒有做什么過分的事吧?”。

“恩!”謝文東微點下頭,繼續悶聲吃飯。江琳見狀。眼珠一轉,又道:“我這人一喝醉了總是愛做出出格的事……”“昨晚,你沒例外。”謝文東擦擦嘴,抬頭笑道:“你想和我上床。”昨天看來,她以為謝文東是個靦腆的人,至少是個君子,沒想到他會突然說出這樣的話,江琳臉色頓紅,干咳兩聲,掩飾羞色,急忙改變話題道:“向問天是怎么樣的人?很厲害嗎?”

“他?”謝文東回想,好久才長嘆道:“向問天是一個很了不起的英雄。不過,能打敗他,那種感覺也一定妙不可言。”

江琳一愣,又道:“那你呢?”“我?呵呵,我只是個壞蛋。”謝文東端起茶杯,淺啄一口。就餐時,他有邊吃飯邊喝茶的習慣,這點他是和金鵬學的。江琳笑道:“你真是奇怪。一般人都會貶低自己的敵人而抬高自己的身份,你卻正好相反。”

“沒辦法。”謝文東聳肩道:“我找不到一個貶低他的借口,同樣,也找不到一個抬高自己的理由。”

“至少,昨天,你是一個君子。”江琳雙目放出光彩,直勾勾的罩在謝文東的面上。謝文東搖頭而笑,起身說道:“那沒什么,我只是很守舊而已。”說完,他看了看手表,沉思了一會,才道:“我有點事去解決,今天你最好不要再喝那么多酒,因為不是每一個人都是‘君子’。”江琳見他要走,也跟著站起身,本想問他要去解決什么事,可轉念一想,忍住了,笑盈盈道:“你放心,即使喝酒,我耍酒風的程度也是因人而定的。”謝文東聽后仰面而笑,用手指點點她,沒再說什么,走出酒吧。

剛剛吃過飯的三眼、高強緩步跟了出來。走到謝文東旁邊,三眼輕聲道:“老劉剛才打過電話,告訴我們可以走了。”

“恩!”謝文東點點頭,曲身上了轎車,汽車啟動,向市區的方向開去。一路無話,轎車在一坐住宅小區大門前停下,門口保安一見他們轎車的牌子,奔馳標志亮晶晶的,頓時矮了半截,上前客氣問道:“請問你們找哪一位,先登個記。”開車的是高強,三眼坐在副駕駛位置,他搖下車窗,上下看了看保安,一昂首,大嘴一撇道:“登記?老子進出市委都不登記,你算個屁,滾她媽一邊去!”說完,車窗一關,車慢悠悠開了進去。保安被他罵個大紅臉,等走遠之后,狠狠吐口吐沫,罵道:“不就有幾個臭錢嘛!媽的!”車上,三眼轉頭笑呵呵的對謝文東道:“東哥,一唬二嚇,這招到哪都好用啊!”

謝文東一笑,未置可否。高強慢慢將車停在路邊,三眼環視一圈車外的樓群,自言自語道:“一個局長,就住這地方?”謝文東道:“上海不比家里那面,要避嫌嘛。”三眼道:“聽老劉說,這個分局長的名聲不錯,怕不好應付。”“正因為這樣,我才親自走一趟,看看他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謝文東柔聲說道:“不管怎樣,我們必須得讓他站在我們這一邊,如果沒有官方的支持,咱們什么都做不了,寸步難行。”“沒錯!”三眼感嘆道:“老雷就是個例子。”

二人正說著話,后方燈光一閃,進來一輛黑色的奧迪轎車,高強扭頭聚睛細看,說道:“東哥,來了。”

轎車在他們不遠處停下,先走下一位四十左右歲的中年人,接著,又下來個年輕人,夾著黑皮公文包,和中年人不知道說著什么。不一會,青年將公文包交給中年人后重新上了車,調頭開出小區,而那中年人則邁著四方步,向一間樓洞內走去。

謝文東一甩頭,三眼和高強二人明白他的意思,紛紛下了車,快步兜了上去。中年人剛進入樓洞,聽見后面有腳步聲,也沒太在意,走到電梯前,還沒等按按扭,被一只大手罩住。中年人一楞,轉頭一瞧,左右各站一人。左面這位年紀在二十五六歲的模樣,面似寒冬,沒有一絲感情。在看右面這位,三十歲左右,相貌剛毅,棱角分明,特別的是他眉中一道微紅的豎疤,活象是第三只眼睛。中年人看罷,心中一顫,憑他多年經驗的知覺,這二人非善輩。他倒是沉著,加上上海的治安一向不錯。面不更色,問道:“你們有事?”三眼點頭,反問道:“王局長嗎?”“沒錯!你們找我?”中年人明知顧問道。

三眼笑道:“我大哥找你。”“你大哥是誰?”“見了面,你自然知道。”中年人看了看手表,為難道:“太晚了,家里人還在等我,看來,我哪都去不了。”“不會耽誤你很長時間的。”三眼笑道:“我大哥就在門口。”說著話,向外弩了弩嘴。

中年人順勢看去,外邊道邊果然停著一輛黑色的轎車,里面到底有沒有人,看不清楚。他不是笨蛋,怎么會輕易上人家的車,萬一對方暗藏歹意,豈不中了圈套。他笑呵呵道:“既然想見我,而且這么近,就讓你大哥出來吧。”

正說著話,電梯間‘叮’的一聲響,門一開,從中走出兩人。高強反應極快,瞬間掏出槍來,暗中頂在中年人的腰上。面上難得一見的露出笑容,聲音親密而柔和的說道:“請你記住,我們不是在請求你,應該怎么做,我想你很清楚。”說著,用槍尖在他的腰上推了推。從電梯內走出的那兩人看見三人后先是一楞,接著向中年人一笑,道:“王局,今天回來的挺早嘛!”

腰上頂著一把冷冰冰的手槍,中年人哪有心思和他們打招呼,恩了一聲,算是回應。三眼則對二人笑道:“今天王局不太舒服,我們送他上樓。”“哦!”那二人毫沒懷疑,關心的看了中年人一眼,走了。二人走沒影后,高強的臉又恢復了原樣,這回也不管中年人愿意不愿意,強拉著他走出樓洞,中年人被三眼和高強一左一右脅持著,被迫上了轎車。

剛進來,迎接他的是一只白凈細長的手掌。“王局,第一次見面,多有得罪,還請海涵!”謝文東伸手笑瞇瞇道。

中年人本以為自己被綁架了,沒想到車內還真有人。他上下看了看謝文東,感覺對方更象是個學生,疑惑不解道:“要找我的人,不會是你吧。”“為什么不會?”謝文東笑道:“忘了自我介紹,我叫謝文東。”

中年人明顯呆了一下,接著,面色變得昏暗無光,好象一瞬間老了五六歲,好一會,才無力道:“啊!我知道了。謝先生找我一定是有事吧。”“恩!確實有事。”“既然是謝先生親自找上門,事情不會小。”謝文東仰面大笑,說道:“說大也大,說小也小。”“哦?”中年人到是奇怪了,問道:“是何事?”謝文東眼睛一瞇,道:“我要你一只眼睛。”

中年人笑了,謝文東的身份,他有耳聞,他的實力,他也知道,說道:“我雖一把年紀了,但沒有了眼睛還是很不方便。謝先生真會開玩笑!”謝文東面容一板,認真道:“我不是在開玩笑,我現在是十分認真的和你說。”中年人臉色一變,看了看前面的三眼和高強,過了好半晌,說道:“我現在已經在謝先生的手里,我還有反抗的余地嗎?”

謝文東搖頭,道:“我要的不是你想的眼睛。”“那是什么?”“我是要你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在你的管轄內。”“啊!原來如此!”到現在,中年人才弄明白謝文東的來意,暗松了一口氣,可很快,他又緊張起來,甚至比剛才更加緊張,謝文東所說的事,比要他一只眼睛更令他為難。他搖搖頭,道:“我是警察。”“我知道。”謝文東伸手入懷,把中年人嚇了一跳,可他卻只是從懷中掏出煙來,點著。大家都是明白人,他直截了當道:“當然,我也不會讓你太難做,若真是出了大事,我會給你個交代的。”中年人還是一個勁的搖頭,道:“我無法容忍別人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做些違法的勾當。”

謝文東點點頭,嘴角一挑,反問道:“那你能容忍自己整天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嗎?今天我,能把你請來,明天,后天也一樣可以。上了年紀,總是要安享晚年的嘛!”中年人額頭見了汗,沒有說話。謝文東又道:“即使你不為自己著想,也該為家里的兒女想想、雖然,我不喜歡牽扯其他人,但是萬不得已,我也只能這樣。”中年人臉色更白,掏出手帕,擦擦臉上的汗跡。“做朋友,還是做對手,你一句話。不過,我不得不說,即使你再正直,你也無法改變中國的大環境,如你死了,下一任分局長或許可以和我合作得很愉快。具體怎么做,自己好好想想吧。”一頓,又道:“對了,時間對于我很重要,你只有十分鐘的時間。”中年人低頭,臉色時紅時白,面容一會驚一會怒,看得出來,他心情異常復雜。十分鐘很快過去,謝文東一推車門,道:“不管你的決定怎么樣,現在時間到了,你可以下車回家了。”

中年人沒有動,心中如同被臺風席卷的海面,波濤洶涌,駭浪滾滾,良久,反問道:“如果我做到你所說的,如果我真瞎了一只‘眼睛’,我會有什么好處?”“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謝文東笑瞇瞇道:“我說出話,我就一定會做得到。”“明白了。”中年人下了車,一伸手道:“謝先生,歡迎到我家里來做客,我們可以細談。”謝文東微微而笑,跟著下了車,頷首笑道:“那就打擾王局長了。”他轉頭示意三眼和高強留在樓下,單身和中年人上了樓。

沒有人知道他和中年人談了什么,三眼和高強在車內足足等了近兩個小時,謝文東才笑瞇瞇的走出來。一見他的表情,二人心里都有了底,三眼還是忍不住問道:“東哥,搞定了?”“恩!”謝文東輕輕答應一聲。三眼笑道:“如此簡單,以前我以為上海的官很難擺平呢!”謝文東道:“天下的烏鴉一般黑,只是上海人比較膽小,而且謹慎怕事,關鍵的時候未必能*得住。”

“嘿嘿!”三眼冷笑,滿臉自信道:“只要收了我們的錢,還怕他不出力?!”“可惜,他沒要我們的錢。”謝文東搖頭。

“什么?”三眼眼睛瞪得溜圓,驚訝道:“沒要我們的錢?那他還能幫我們嗎?”“我說了,上海人膽子比較小,他不是不想要,而是不敢要,慢慢習慣了就好了。”謝文東道。三眼長出口氣,仰面而笑道:“看來,我們又要為國家培養出一個貪官了。”

回到酒店時,天色大黑,謝文東巡視一周,見沒什么異常,便回到天意酒吧內他那間小屋子。屁股還沒坐熱,門口傳來敲門聲,無奈吐了氣,起身開門一看,原來是江琳。她一身米色的休閑裝,頭發梳到腦后,系個馬尾巴辮,臉上只著淡妝,增添一絲清純,和平時比起,整個人年輕了好幾歲,朝氣勃發,神采奕奕。即使是謝文東,也忍不住愣了兩秒鐘,由衷道:“我覺得,你不化妝的時候比化妝更漂亮。”“謝謝!”江琳姍姍一笑,道:“這是我今天聽到最動聽的話。”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viwuku.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四章   地址:http://www.viwuku.live/296.html
胜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