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九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九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iwuku.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等人打道回府,一路上才發現公路警車穿梭不斷,不時停在路旁,駐足觀望。謝文東道:“不像是任局長派來的。”三眼同感道:“正因為不像,我才不敢對撤退的南洪門動手。”謝文東笑道:“急什么,以后機會有的是!”

回到酒店已將近凌晨,江琳沒睡,大眼瞪小眼,一直堅持下來。見謝文東等人回來,她幽幽上前,關心道:“一切順利嗎?”謝文東道:“從半路上就開始不順。”江淋啞言,半晌,方問道:“發生什么事?”謝文東敞開衣襟,揉著疲憊的腦袋道:“南洪門不想讓我們發展得太快,向問天想用傅展輝牽制我,首尾不能同顧,這樣,我做起事來也必定會畏手畏腳,難以施展。”江琳聽后一震,看了看左右其他人,具是服裝整齊,輕松自在,不像是動過手的樣子,疑道:“你們沒動手?”

謝文東笑道:“有南洪門的埋伏在,即使動手也占不到便宜。”江琳略帶失望道:“那傅展輝還活著?”謝文東看了看她,頓了一下,說道:“今天,傅展輝還活著,但我要除去的人,至今還沒有一個能安然無恙的繼續活在這個世界上的。”“可傅展輝還沒有死!”江琳一字一句提醒道。謝文東眼睛一瞇,像是兩根彎曲的鋼針橫在面上,眼睛似針,他的目光也同樣像針,針尖直直對上江琳美麗的雙眸,說道:“你無須激我,我所做的事不需要任何人左右,也不喜歡受人左右,不管他是誰!”

在謝文東凌厲的目光下,江琳忍不住打了個寒戰,暗怪自己太心急了,連忙解釋道:“謝先生,你誤會了,我沒有那個意思。”

“希望如此!”謝文東嘴角抽動,點下頭,搖手道:“很晚了,你去睡吧!”“那你呢……”江琳話說到一半,想到剛才謝文東的話,聰明的又咽了回去,道了句晚安,深深看了他一眼,回了自己的房間。

第二天一大早,鮮花酒店剛剛開門,街道上駛來一輛黑色的奔馳轎車。嘎吱,轎車在酒店門外停下,車門齊開,從車上走下兩人,一胖一瘦,一黑一白,二人具是一身干凈利落的上等西裝。那白面青年開口小聲道:“輝哥,咱們就兩個人,萬一謝文東要對我們……”黑面漢子輕笑道:“既來之,則安之。謝文東不也是只帶了一人到咱們那嗎?他的地位比我高,不見得我的膽子一定沒他大!”白面青年暗暗搖頭,沒再說話。酒店大門一開,從中走出三名黑衣漢子,上下打量一番他二人,其中為首一人震聲問道:“二位朋友,有事?”黑面人笑呵呵道:“我找人。”“你又是誰?”“傅展輝!”黑面漢子傲然道。

黑衣漢子絲毫沒有驚訝之色,只是淡淡嗯了一聲,說句“你稍等!”,轉身回了酒店。時間不長,那人又走出來,面帶笑容,說道:“東哥有請!”白面青年微微變色,細語道:“謝文東好大的架子啊!”傅展輝笑容不減,只是說道:“論身份和輩分,他都有端起架子的本錢。”進了酒店,里面還在裝修,油漆味刺鼻,到處是瑣碎的裝潢材料,白面青年一皺眉,他自然知道這些都是拜他自己一方所賜。上次忠義幫在鮮花大鬧一場,便宜沒占到,倒是把這里搞得四處狼籍。

謝文東坐在前廳右側的餐廳內,身旁只有高強一人,桌前擺著幾盤小點心。他起身向傅展輝揮揮手,笑呵呵道:“沒想到傅兄來得這么早!”傅展輝客氣的點點頭,在謝文東對面坐下,看了看桌上的點心,樂道:“謝先生好胃口啊!”謝文東道:“我的胃口一向不錯,任何時候,任何地方。”他倒了一杯牛奶,推到傅展輝的面前,道:“傅兄心中應該有了決定吧。”

傅展輝不客氣,拿起面前的杯子毫不猶豫的喝了一大口,平靜道:“在謝先生的身后,我只要能分一勺羹就已滿足了。”

海港酒店,是一座不上星級的酒店,但去過那里的人普遍認為那里的環境和服務人員的舉止絕對不亞于四星級酒店。酒店外觀稀松平常,門面也不大,但內部裝潢得只能用蓬篳生輝四個字來形容,據說連樓梯的扶手都是鍍金的。一進大廳,棚頂數盞巨大的法式吊燈將廳內照得亮如白晝,深色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亮如鏡面。海港酒店確實很豪華,而客人卻不多,因為它不是星級的酒店,價格卻高得嚇人。沒錢的人不用說,即使想來也消費不起,有錢的人自然也不會選擇這兒,人們總是好面子的,特別是有錢人,去一處不上星級的酒店總認為和自己的身份不相符。今天,酒店和往常一樣,里面穿梭的服務人員比客人還要多,但他們似乎沒有因為客人少而有絲毫懈怠,一個個笑容滿面,臉上標準的服務式微笑,嘴角彎彎,露出四顆牙齒。

海港酒店在正常人眼中或許沒什么特別之處,但在黑道人眼中,這里絕對是一個讓人又愛又恨的地方。整個上海最大的賭場就是座落在酒店上層,每天都有人可能在這里一夜暴富,當然,也有更多的人在這里一夜之間成為了身無分文的窮光蛋。以前黑道上有不少人打過這里的主意,甚至有人曾付出過行動,想通過暴力手段大搶一筆,結果去的人再也沒有回來,也沒有在這個世界上再出現過,好像人間蒸發一樣。再后來,人們知道,這里是南洪門的地盤,是向問天一手設計的世界級賭國之城。

一輛轎車緩緩在酒店外停下,從中走出兩人。先下車這人精瘦細高,面白如紙,短平頭噴過發膠般根根立起,滿臉的絡腮胡茬,黑眸幽深,放出絲絲寒氣。另一個人個子稍矮,皮膚白凈,相貌平平,但一雙丹鳳眼卻很漂亮,特別是他笑起來的時候,唇上兩撇八字胡斜斜下彎,整個人看起來給人精明老練的感覺。二人下車后,先是環視一周,個頭稍矮的小胡子笑道:“這里的環境不錯啊!”瘦高個明白他指的是什么,點頭道:“是不錯!”小胡子搓搓手道:“走,咱們進去試試今天的手氣如何。”

他二人是第一次來,沒想到外表平凡的酒店內部竟然裝飾得如此奪人眼目,腳下鏡子般的大理石反射出五顏六色的光芒,流光異彩,讓人眼花撩亂。還好二人都是見過世面的,愣了一下,很快就反應過來,大步走向前臺。

前臺的小姐露出標準的職業微笑,說道:“兩位先生,你們好,有什么可以幫助你們的嗎?”

小胡子眼睛一彎,如同高掛夜空的新月,笑道:“我想見你們的經理。”前臺小姐打量他一番,微笑道:“請您稍等!”說著,拿起電話。時間不長,一位身材高大,三十出頭的青年從大廳內側走了出來,左右看了看,整個大廳內除了小胡子和他旁邊的瘦高個,整個大廳內并無其他的客人,直步走過來,見他二人陌生得很,暗愣一下,笑呵呵的伸出手來笑道:“兩位先生,我是這里的經理,是你們找我嗎?”小胡子臉上的笑容加深,和青年經理握了握手,直截了當的道:“我是來‘燒錢’的。”

“哦?”青年一愣神,燒錢是他們的暗語,意思就是賭錢。他笑容不減,道:“你們二位很陌生,好像是第一次來吧!”

小胡子眉毛一挑,說道:“難道對于第一次來的人你們就不做生意了嗎?”“不,不,那倒不是。”青年又補充道:“如果有熟人介紹的話。”小胡子笑瞇瞇看了青年一會,從懷中掏出一張卡片,遞上前道:“不知道忠義幫的傅老大算不算你們的熟人。”

青年接過名片,聚睛一看,“傅展輝”三個金面大字歷歷在目,卡片的右下角還有一個紅色的“忠”字標記,這正是忠義幫老大傅展輝的名片。他哈哈大笑道:“傅老大當然是熟人,不過,聽口音老兄好像不是本地人啊!”

“那是肯定的啦!”小胡子道:“難道你這里有規定非本地人不得入內?”青年道:“沒有,但是干我們這一行,不得不小心些。”小胡子面容一沉道:“如果你不信任我,可以打傅老兄的電話去求證,我來這里是消遣的,不是讓你查戶口的。”

青年見小胡子發火,沒搞清楚對方來歷之前也不敢得罪太多,萬一踢在鐵板上自己找苦吃,這種事他經歷得多了也看得多了。青年連忙搖手道:“啊!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剛才是我太多心了,實在是不好意思,兩位里面請!”說著,一側身讓他二人先行,然后悄悄將名片遞給前臺的小姐,使個眼色,細語道:“給忠義幫的傅老大打個電話,問問他是否介紹兩個人過來。”說完,快步追上小胡子二人,一邊賠笑一邊說道:“我們這里是現金交易的,不知道二位有沒有帶……”

沒等他說完,小胡子一晃頭,那瘦高個會意,抬起手,拍拍手提的黑皮包,道:“一百萬現金,外加兩百萬支票,夠嗎?”

青年暗吐舌頭,三百萬不算多,但絕對也不是小數目,他連忙笑道:“夠了,足夠了!”

三人上了樓,青年前頭帶路,直上到三樓。小胡子有些不耐煩道:“朋友,你們這樓梯間掛的水彩畫是很漂亮,下面的地毯踩著也很是舒服,但你還要帶我們爬幾層?”青年苦笑道:“就快到了!”到了三樓后,青年從口袋中掏出鑰匙,在快接近走廊盡頭的一間房門前停下,打開,請小胡子二人進去。房間很普通,普通得就和正常普通的雙人標準間一樣。小胡子四下看了看,失望道:“這就是你們的賭場?”青年笑道:“您老兄真會開玩笑。”說著,他走到房間墻角的立柜前,向小胡子呵呵一笑,同時不留痕跡的一拐旁邊的墻壁,然后輕輕一推,立柜橫向移開,露出后面一米半高的小門。

他的小動作沒逃過小胡子的眼睛,后者假裝沒看見,訝道:“你這里的賭場搞得還真隱蔽啊!”

青年無奈道:“沒辦法,上海可不是其他城市可比的,上面抓得嚴,即使我們洪……即使我們也不敢太招搖了。”打開小門,里面是一條向上的樓梯走道,兩邊墻壁鑲有夜燈,光線十足,空氣中隱約有淡香之氣。青年讓小胡子二人前行,不時招呼道:“二位,小心點,別撞了頭。”小胡子個頭稍矮還好說,彎腰向上走,沒覺得怎么樣,可和他同來的瘦高個沒那么輕松,就差點沒手腳并用向上爬了,即使如此,沒走出多遠,腦袋上還是多出兩個大包,他詛咒的低罵一聲,回頭狠狠瞪了一眼身后的青年經理,后者滿臉無辜,苦笑。終于到了盡頭,推開門,小胡子跳了出來,頓時,眼前豁然開朗,映入眼中的是一座無比龐大的大廳。如果剛進酒店的大廳算是豪華,那么這里簡直如同皇宮,整座大廳以金色為主調,墻面是金色的,棚頂是金色的,就連桌椅都是踱金銅制的,到處是金光閃閃,快把人的眼睛花掉。瘦高個出來后,愣了良久才感嘆道:“真沒想到!”

小胡子笑問道:“沒想到什么?”瘦高個道:“外表平平的酒店里面竟然藏著這么一個世外桃園!”“世外桃源?”小胡子冷笑一聲,壓低聲音道:“是**窟還差不多!”這里明顯比一樓的大廳熱鬧得多,西裝革履的男人,穿著華麗的女人,人來人往,笑語陣陣,在大廳內來回穿行,其中,也不乏一些金發碧眼的歐美人和面帶高傲、目空一切的日本、韓國人。青年上前介紹道:“二位,這就是上海最大的賭城了,即使在全中國也可以說是首屈一指。”他高高挑起大拇指,面帶自豪之色。接著他一指大廳四周的數道金色大門,講道:“我們這里除了賭場外,還有餐廳、客房、浴池、游戲廳、酒吧,即使你賭累了,吃喝玩樂、休息睡覺的地方應有盡有,當然,只要你有錢,二位,怎么樣?”

小胡子和瘦高個同時由衷贊聲道:“好!”前者道:“像你們這樣說,有吃有住,在這里賭上一個月都不成問題了。”

“那當然!”青年驕傲道:“曾經有個美籍華人在這里住了三個月。”小胡子眨了眨眼睛,笑道:“我想他一定是身無分文才離開的。”青年一愣,很快又干笑道:“那只能說明他的運氣不好罷了,賭,不就在于一個運氣嘛!”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viwuku.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九章   地址:http://www.viwuku.live/311.html
胜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