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八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八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iwuku.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向問天走出病房時,已經是兩個小時以后,沒有人知道他和謝文東談了些什么,出來后,他的心情似乎很好,臉上掛著滿滿的笑容,先是向守在外面,全神戒備的北洪門弟子點點頭,然后沖著周挺一擺手,說道:"我們走吧。"

著出沒兩步,向問天站住,象是想起什么,回頭問道:"小寇呢?"

周挺為難的一皺眉,想了半晌,才指指頭頂,苦笑道:"他在上面曬……月亮。"

向問天多聰明,見他面帶難色,左右一瞧,北洪門人群里恰恰缺少了三眼,心中明白個大概,"唉,真是個好動的人。"他嘆了口氣,轉身上了樓梯。周挺與田方常對視一眼,暗暗搖頭,看來老陸要倒霉了。

天臺上,三眼和陸寇上竄下跳,你來我望打得不亦樂呼,二人身上都掛了彩,三眼眼眶青了,嘴角也破了,衣服在打斗時撕開了好幾條大口子,陸寇也沒占到什么便宜,頭發凌亂,常年帶在臉上的墨鏡也不知道被打哪去了,鼻下兩行血流,遠遠看去和'二條'差不多,臉上青一塊紫一塊,還有幾條被三眼撓出的抓痕。一開始,兩人還能邊打邊有喊有叫的振作聲勢,到后來,身上沒有多余的力氣,嗓子也叫啞了,只能發出嘶啞的嗚嗚聲,原本一板一眼的招勢也變成了你拉我拽的纏斗。

當向問天上到天臺時,這兩人正糾纏在一起。只見三眼抓著陸寇的頭發,死命的往下扯,嘴里還不時叫喊道:"你服不服?!"后者也不甘落后,大手掐住三眼臉上的肉,一個勁的擰,咆哮道:"你認不認輸?!"

跟著向問天上來的南北洪門弟子一見他二人的慘相,忍不住都笑了,這哪里還有高手拼殺的風采,完全是街頭無賴在胡攪蠻纏嘛。向問天翻了翻白眼,輕咳一聲,說道:"小寇,夠了。"

或許他的聲音太小了,或許打斗中的兩個人太投入,三眼和陸寇非但未分開,反而接觸得更加緊密。

一人勒住另一人的脖子,另一人扣著那人的眼睛,滿地翻滾。向問天剛要上前將他二人分開,只聽陸寇"啊!"的一聲慘叫,把周圍眾人嚇了一跳。周挺反應極快,隨手拔出戰刀,定睛一看,原來三眼趁陸寇不注意在他手背上狠狠咬了一口,直痛得他原地蹦起多高,一腳將三眼踢開,抱著手掌,怒氣沖天道:"你他媽的是狗啊!"

三眼從地上轱轆起來,拍拍身上的浮灰,老神在在的笑道:"如果你覺得自己吃虧了,你也可以咬我一口啊。"

"你媽的……"陸寇晃身剛想準備再次沖上去和三眼斗個你死我活,肩膀卻偏偏被人按住,他使勁震了震肩,但那支手臂好象長在他身上一樣,未動分毫,他早打紅了眼,正在氣頭上,頭上沒回,反手就是一巴掌,嘴里大叫道:"給我滾開!"

"往哪里滾?"他身后那人隨意的一揮手,輕易之間將陸寇揮來的巴掌彈開,沉聲說道:"如果你想在這里繼續打下去,我并不反對。"說完,一甩袖子,轉身往回走。陸寇一聽聲音不對,扭頭一瞧,嚇得一吐舌頭,咧嘴暗暗叫苦,狠狠瞪了三眼一眼,然后快步忙跑上前去解釋道:"天哥,我只是熱熱身,和文東會的……高手切磋一下。"

向問天站住身,沒理他,雙手抱拳,沖著三眼一拱手,正色道:"兄弟,向某告辭了。"

三眼對江湖禮節并不大懂,但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走路,學著向問天的樣子裝模做樣回了一禮,站在原地沒動,只是笑道:"不送了,下次再見。"向問天呵呵一笑,沒再說什么,轉身領著眾人下了天臺。等南洪門的人走沒影了,三眼撲通一聲坐在地上,無力的叫道:"快,快,快叫醫生,我身上的傷口又裂開了。"

謝文東的傷是很重,但沒重到危及生命的程度,至少對他來說是這樣的。沒過幾天,他已能坐起身,自己拿著水果刀削蘋果,連醫生都對他痊愈能力表示難以置信。李爽等人的傷勢比他輕一些,都是皮外之傷,沒傷及內腹和筋骨,人無大礙,只是需要時間調養。現在北洪門和文東會全靠三眼和東心雷二人支撐,由于向問天領導的南洪門一直沒發動進攻,這段時間倒也風平浪靜。南北洪門之間出現相對緩和的局面,有人歡喜有人猶。

謝文東投在赤軍身上的錢不算多,但也絕對不少,而且他和無名私交甚好,所以當他想見無名的時候,后者很快就到了。

無名還是老樣子,冷冰冰的,不太愛說話,一身藏藍色的西裝讓整個人成熟了不少,刻意留著胡子,臉上增添一份風霜。

他來得如此之快,連謝文東都嚇了一跳,開口第一句話就問道:"無名,你從哪里來?"

無名上下打量病床上的謝文東,臉上沒什么表情,但眼角的余光中還是透漏出一絲關切,說道:"我從日本來的。你的傷重嗎?""好快啊!我以為至少得等你半個月。"無名露出難得的笑容,說道:"難道你不知道現在有一種發達的交通工具,叫做飛機嗎!""哈哈。"謝文東大笑,笑了沒兩聲,劇烈咳了起來,眉頭緊鎖。無名上前,關心道:"魂組把你傷得很重。"

"呵呵。"謝文東苦笑道:"難得有能要我命的機會,他們怎么可能手下留情呢。怎么,你連是這個也知道了?"

無名點點頭,沉思一會,說道:"你找我來,是為了魂組吧。"謝文東道:"我希望你能幫我。"無名心里已將謝文東的意圖猜出個大概,沉默不語,好一會,他才正色道:"只要我能做到的,我會盡全力。"

要的就是他這句話。謝文東笑瞇瞇道:"我保證,我說的這個事,你一定能做得到。"無名茫然的看著他良久,才喃喃說道:"一定不是好做的事,不然,你怎么可能找我?""其實很簡單。"謝文東沉沉地道:"你幫我向魂組的總部送一個禮物。"

日本,東京。魂組的總部位于市中心一座三十層高的大廈內,雖然有日本政府右翼分子的支持,但魂組的所作所為還是不益被公眾知道的,一是怕有損政府的形象,二也是怕國際輿論的譴責,所以,魂組在剛剛成立的時候就已經籌備起了漂亮的外表,通過暗中支持魂組的日本幾個極具實力的大財團共同組建一個公司,名為山口科技,而魂組所在的大廈正是山口科技大樓,魂組的成員也理所當然的成了山口科技公司的員工。有了這個正大光明的掩護,魂組才在日本國內乃至其它各國暢通無阻,高枕無憂,即使中國政府明知道魂組的人自己的國家里居心叵測,但找不出確鑿的證據,也哪他們無可奈何。也因為此,謝文東才陰差陽錯的被東方易接受,順利的加入了政治部。

今天是星期一,繁華的東京街頭隨處可見身著西裝,表情麻木,步履匆匆的上班族。日本的生活節奏比國內快很多,在都市的街道,很少能看見信游漫步的人,就連學生也是如此。

山口科技大樓。大堂內冷冷清清,少有過客,與當初魂組初建時車水馬龍、財政要員不斷的情形相差甚遠。連大門口的守衛也提不起精神來,無精打采的堆立兩側。魂組的冷清與最近一陣子外聯行動的失敗脫離不了干系。魂組的主要活動范圍在國外,而其中中國又是重中之重,但中國有一個魂組最大的勁敵謝文東,數此暗殺未果,自己一方反而損失慘重,特別是最近一次,魂組花重金培養加上雇傭的殺手共二百余人派往中國,結果沒將謝文東殺死,二百多人除了少數幾人幸存外,其余全部葬送,此事也讓日本政府的右翼極端份子對魂組的表現失望到了極點,加上赤軍對魂組的仇恨有增無減,不停騷擾他們在國外的分部,連帶著支持他們的日本大財團也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損失,幾大財團的董事長已將撤消對魂組財力支助的決定提上議程。內憂外患之下,魂組高層一籌莫展,不得已,又使出老方法,更換會長。

今天魂組的高層全部到場,打算選出更有實力更有口才能說服政府和財團的新會長。"不知道新會長會是誰?"門口在保安私底下也在偷偷談論。他們屬于魂組成員,對魂組以后的走向也極為關注,萬一魂組垮臺了,那他們的飯碗也就保不住了。

"我想,渡邊副會長應該最有希望吧。"一位餅子臉中等身材的保安猜測道。

幾人正你一言我一語的發表各自意見,從大門外進來一個人,二十多歲,留著短胡茬,身上穿著速遞員的工裝,手里提一大包裹。這人一進大堂就開始笑,見人就點頭,及其客氣。笑臉總是討人喜歡的,也打消這幾名保安的警惕心,其中一人上前問道:"你有事嗎?"那年輕人笑道:"不好意思打擾了,我是神川速遞公司的,這里有你們一份包裹。"

"包裹?"保安回頭看了看其他人,疑惑道:"不應該有人往這里寄東西啊,是誰托送的?"

年輕人聳聳肩,笑道:"這我就不知道,我只是負責送遞,請你們簽收,我好回去交差。"說著,他將包裹遞上前。

"讓誰簽收?"保安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年輕人道:"上面有寫,你看看吧。"保安狐疑的接過包裹,上面貼著郵遞資料,地址果然是山口科技大樓,但沒有寫清具體某人,而落款是'一位自來中國的老朋友'。

來自中國的老朋友?保安心里一動,對年輕人道:"你等一會,我去問一下。"說著,他拿起電話,向自己的主管報告。

不知道他說了些什么,只是一個勁的點頭,時間不長,他走回來,拿起包裹,對年輕人說道:"你稍等,我馬上回來。"那保安提著包裹,對其他的保安使個眼色,然后上了電梯。那幾個保安明白他的意思,上前將年輕人圍住,沒話搭話,扯東談西。年輕人一直在笑,不管看誰,都是笑呵呵的,給人的感覺很舒服。好一會,年輕人抬手看了看表,自語道:"時間差不多了。""什么差不多了?"幾名保安不解問道。"我,只是想和你們說再見了。"年輕人手插進兜里。

保安笑道:"剛才不是和你說了嗎,等一會再走。""可惜,我還不想這么快和這個世界說拜拜。"誰都沒想到,當年輕人的手從兜里拿出來時,手中竟然多出一把槍,烏黑發亮,二十一發子彈的白郎寧,毫無預兆,抬手對著離他最近的一名保安的腦袋就是一槍。"嘭!"槍響,血漸,距離太近了,黑洞洞的槍口保安看得真切,可是想躲根本來不及,腦袋從前至后,被打出兩個血窟窿。"啊……?"其他的保安大驚失色,沒想到這個笑容滿面的年輕人竟然會身藏武器,而且抬手殺人,毫無繃掛,顯然是老手。這時他們想拔槍反擊,可惜年輕人不給他們這個機會,半自動的白朗寧被扣住扳機,二十子彈連射,五秒的時間彈夾內再無剩余,大堂內也齊刷刷增添了六七具流血的尸體。年輕人臉上再無笑容,取而代之的是無邊的冰冷,眼中更是寒氣逼人,他跨過還有些抽搐的尸體,走到大堂角落里的攝像頭前,昂起頭,一把拉開身上速遞工裝的扣子,露出里面白色的背心,背心正中印有二個血紅色的大字:赤軍。用手指了指身上的紅字,冷冷一笑,轉身傲然走出大樓。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viwuku.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址:http://www.viwuku.live/339.html
胜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