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卷土重來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大結局(完一)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卷土重來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大結局(完一)

所屬目錄:卷土重來     作者 : 曹三少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iwuku.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兩天之后,謝文東這邊終于有了異動。他從八萬兄弟中撥出一萬人,用以阻擊戰斧的增援,而剩下的三萬人霸氣上攻,與青幫決一死戰。

這場大戰謝文東出兵四萬,而青幫那邊也有三萬五千之眾。

這場參戰人數近八萬的黑幫火拼,將是全球黑道史上人數最多,場面最大,傷亡人數最多的一場戰斗。如此這般,已幾乎與古代戰爭無異。

知道接下來的這一戰至關重要,將關系到兩大社團的前途命運,交戰的所有人都拿出十二分的精神做著準備。

大雨欲來風滿樓,表面上的平靜實則是做給對手看的一種假象。這兩天來,謝文東和手下高層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吃住都在酒店。他們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休息。這種休息不是松散懶惰,而是養精蓄銳。時間定格在二十七號那天下午的四點鐘,隨著謝文東的一聲令下,整三萬人分成數十批次,沿著不同的路線在城外約七十公里處集結。

六時三刻,幾萬人終于兵合一處。為了制造出咄咄逼人的氣場,讓青幫幫眾為之聞風喪膽,謝文東曾于數日之前,制造了千面旗幟。整列之前,旌旗百面。

這些旗幟上有的標注“袁”,有的標注“張”,有的標注“任”等各大戰將.精銳的主帥旗,也有側翼標畫神鬼莫測的“招魂幡”。

為中更有兩柄金光閃閃的大纛,標注“文東會”,“洪門”。

在這兩柄的下面,站著一個紫氣正濃的中山裝男人。男人身材并不高大,卻有著超乎凡人的氣場和張揚。略長的劉海下面,是一雙狹長的丹鳳眼。丹鳳眼中,雙眸烏黑,精光颯颯,讓人只看一眼,便自覺被剝光了一般。

嘴角微起,邪魅之中夾雜淡淡梅花印,雖俏麗無方卻冰寒四溢。

不用多說,此人便是統帥世界最大黑幫組織--號稱百萬會員的洪門總龍頭謝文東。在謝文東的身邊,是他的一干生死與共的兄弟。

左邊三眼.李爽.高強.何浩然...一字排開;右邊東興雷.任長風.袁天仲...霸氣而立。白衣血殺,黑衣暗組,行風幽靈,行鷹惡靈四支刀鋒部隊,緊緊靠依在謝文東的兩旁,為其掠陣助威。只見幾萬人排成四等方形狀,橫豎鋪出數百米有余。旌旗招展,劍戟如林。斧鉞鉤叉,刀槍棍棒,每個人的眼神里都透露出必勝的信念。周圍數不清的汽車,摩托車隨意排列,車燈通亮好似要把這數萬人吞于萬丈光芒之中。無數大大小小的干部,小弟都整裝肅容,殺氣騰騰。

“殺掉韓非,血洗青幫!!必勝!”謝文東瞇縫著眼睛,揚起一把血亮的開山刀,振臂一揮。“必勝!必勝!”周圍兄弟隨之齊聲吶喊,數萬人震天高呼,響徹云霄.光是這氣勢,便足以令人敵人心驚不已。

任長風斜看了一下身邊的“銀甲大將”一眼,主動喊道:“格桑,也不知道過了這么久,你的身手是退后了,還是長進了。今天在戰場上,我們就痛痛快快的來一場殺人比賽。輸的那一方,請客一個月。”

“沒問題。”格桑頓感到熱血沸騰,十分干脆的答應下來。

“算上我一個,到時候可別耍賴哦。”李爽聽完后,拄著開山刀晃蕩了幾下,笑嘻嘻的插話道。兩人對視一眼,連連點頭:“可以,算你一個。”

“我倒是有個建議,”一邊的三眼突然走了幾步,靠了過來:“殺一般的小弟算什么本事,更何況數也數不過來啊。依我看,要殺就殺青幫的頭目,還得使用加分程序。”一邊的三人聽得似懂非懂,齊齊問道:“加分程序?”

輕輕的打了個彈指,三眼繼續道:“對,加分程序。比如,殺死或重傷一個堂主得十分,一個副堂主得五分,一般的小頭目兩分。至于韓非手下的星君嘛,五十分吧....”

聽完三眼的建議,任長風豎起了大拇指:“高啊,三眼哥這個法子高啊。”

“嗯,的確很不錯。依照這樣推斷下去,殺死或重傷一把尖刀三十分,‘風雨雷’每人二十分,等到戰事結束,我們再來論成績。不過,一個月的飯也太少了,至少得一個季度三個月吧。”說這話的是相貌睽睽的東心雷,從他的語氣中猜測,他好像也有參加進來的意思。

一個好的法子,會得到許多人的推崇。這不,三眼和東心雷的話一說完,其他的兄弟便爭先加入了這場殺人比賽中。最后,大家統一決定。成績稍差的最后一半人,將承擔成績稍好一半人的三個月伙食。

“哈哈,好,一言為定。”眾位兄弟興高采烈,開懷而笑。

很滿意兄弟們信心滿滿.軍心齊律的狀態,謝文東柔聲說道:“算我一個。另外,殺掉韓非加一百分。你們每得一分,社團獎勵十萬塊。”

“謝東哥。”謝文東話即一處,在場兄弟們的斗志更加高漲了。

謝文東揮揮手,提著一個高音喇叭道:“各位兄弟,我不管你們是誰,只要在這場戰斗中活下來,一人獎勵兩百萬。”

“吼吼吼!東哥萬歲,洪門(文東會)萬歲!!”

“殺死一個副堂主,另外獎勵二十萬。”

“殺死一個堂主,另外獎勵五十萬。”

........

“殺死或者重傷韓非,獎勵一千萬。”

...................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謝文東深喑此道。

雖然社團講的是語氣二字,但沒有實際的好處,就算謝文東再有人格魅力,他身邊也不可能積聚這么多忠心耿耿的兄弟。

有的人有很多的錢,但卻冠以“鐵公雞”“一毛不拔”,這樣的人其實是享受不到錢真正給他帶來的樂趣的。謝文東有錢,有幾輩子或者幾十輩子都花不完的錢。但在他看來,只有花出去的錢,才是真正的錢。

錢不用出去,存在銀行就是一竄零,拿在手上只不過是一沓紙。這也就是,他為什么對手下兄弟大方非常的原因。

只要手下兄弟有需要,他連眉頭都不皺一下的雙手拱送。

“按照原計劃,出發。”謝文東大喊一聲,下令道。

命令下達,近一萬人的隊伍開始向車隊靠攏。他們開走了所有人乘坐的車子,就連另外兩萬人的也一樣。謝文東之所以這么做,完全是擺出傾巢而出的假象,讓青幫更加容易上當。他料定,韓非會在沿途伏擊他們。而自己和兄弟們要做的,就是引他們上鉤。

長車連成,氣勢壯如虹。謝文東和三眼等人坐在一輛加長型奔馳轎車里,有一句沒一句的談著話。

按照青幫的行事風格,在聽到謝文東來攻的風聲時,必定有所行動。唯一好的的方法便是在大家來的路上,做好埋伏。

明明知道前面正有埋伏等著自己,可還是要往前挺進,說實話大家心里還是有不少擔心的。

看著兄弟們小心翼翼,都急出汗的樣子,謝文東搖頭而笑:“怎么,大家害怕了?”“不會.....怎么會...”李爽擾擾頭,表情很是不自然。

“嗯,不怕。”褚博低著頭,蚊子聲道。

借著車內的照明燈,謝文東將李爽的表情盡收眼底。他也明白,這個時候說不害怕是騙人的。沒人能在這個時候保持絕對的鎮定,就連自己也是不一樣。

伸出帶著黑色皮套的右手,謝文東拍了拍李爽的肩膀笑著說道:“我倒是怕的很啊,你們比我厲害。”

“哦?”李爽抬起驚奇的眼睛,直視謝文東的雙眼:“怎么,東哥也怕....”

當說出“也”字的時候,李爽突然意思到自己說漏了嘴,忙忽的閉上了嘴巴。

謝文東當然也更加確切了自己的猜想,不過他并沒有點破,只是非常直爽的說道:“我怕的是青幫來的伏兵太少了,要是只來一點點人,他們可不夠我們吃的。”

“對,來的越多越好。”李爽心里一熱,感覺氣血瞬間沸騰了起來。自覺剛才的話有些怯弱,他迅速拍了拍胸脯,表明他的立場。

“今天是我們與青幫的最后一戰,我希望韓非不會讓我后悔。今天過后,我們就應該習慣沒有青幫的日子了。”謝文東緩緩看向窗外,嘴角翹起一輪月牙。

“東哥,我們覺得,你還是到金燕婷那邊去吧,這里有我們就好了。這地方太危險了,要是弄得陰溝里翻船就不好了。”李爽的文化不深,說出的話有時還是不太適當的。一如大家猜想的那樣,謝文東仍然看向窗外,語氣堅定的否決道:“不行,你們的吸引力沒我的大。只有我現身了,他們才會失去理智的追向我們。”

三眼眉頭一皺:“可是東哥....”

“好了,張哥。這件事我已經決定了,你就不要多說了。”謝文東打斷了三眼的話,王者之氣凌然而現。

感覺東哥好像有些生氣,任長風插科打諢道:“三眼哥放心,待會兒我一定寸步不離東哥,誓死保護他的安全的。”

“嗯,那樣就好。”三眼抓抓頭發,笑道。

夜幕終降,寒風瑟瑟,吹枯拉朽呼呼而響。遠處傳來的幾聲狼吼,輕輕的震動著大家的耳膜,讓本來冷肅的空氣更寒三分。

打了個寒顫,三眼將汽車的窗戶關上:“這天氣可真冷,希望韓非別讓我們失望,要不然白跑一趟可就慘了。”“放心吧,張哥。青幫現在根本就不是我們的對手,要想硬碰硬只有死路一條。唯一可以重創我們,讓我重新劃撥人力的,恐怕只有埋伏偷襲了。”謝文東信心十足道。

三眼聽完,點了點頭:“嗯,希望如此。只是不知道青幫會派多少人埋伏,東哥估計有多少?”

“想要重創我們‘三萬’人,沒有個兩萬是不可能的。”謝文東猜想道。

“兩萬人?這么多?”三眼有些吃驚。

和他一樣,車里的眾位兄弟也都來了興致。

謝文東十指交叉,目露邪光:“只多不少。”

...................

韓非真的會孤注一擲,將那么多人放到埋伏上嗎?答案是肯定的。

事實證明,謝文東的猜測是正確的,韓非真的傾盡主力的大部分,用于此次的伏擊計劃。至于實施這個計劃的人數,說出來絕對讓人嚇一大跳。

兩萬四千人!

整整兩萬四千人。韓非從手上調集了大部分的精銳前往四個地點埋伏下來,這些精銳包括戰斧的五千人,護衛隊上千人。

而四個地點,分別是通往博爾賈東西南北四條大道。雖然聽聞謝文東將于今日前來進攻,但他們并不知道前者走的到底是哪條路。為了不遺漏一處,韓非將兩萬四千人分成四份。東邊的路離謝文東駐扎的城市卡斯柯最近,這里的伏軍也是最多的。不僅將戰斧的五千人系數安插在這里,還將犯了大錯的破軍斷浪放在這里讓他戴罪立功。除了他之外,韓非還另調三千人歸破軍調遣。對于一個犯過那么大過錯的人還能如此待之,韓非也算的上是胸襟開闊了。得到韓非的命令后,斷浪感動的熱淚盈眶。他發誓就算是豁出命去,也要讓謝文東嘗嘗失敗的滋味。

文曲領軍六千埋伏西路;祿存領軍五千埋伏南路;韓非身邊貼身保鏢左輔星君楊子領軍五千埋伏北路。

一切一切的準備,都為等待謝文東的領軍來攻。

約莫晚上七時二十分許,行進在叢林公路上的謝文東一行,突然漆黑的天空中升起一道紅光。之后,車隊四周漆黑的樹林里車燈一片大亮。伴隨著殺聲如雷的喊叫聲響起,眾位兄弟心里皆是咯噔一下:“終于來了。”

“下車...下車...”謝文東打開車門,揚著開山刀對前后車里的兄弟們大聲喊叫道。還沒等他的話說完,只聽見轟隆兩聲巨響,車隊首尾的兩部車子被火箭彈擊中,騰空而起之刻被炸的粉碎。車里的十幾位兄弟還沒來得及下車,便被氣浪炸成了肉塊。

熊熊大火燃燒的啪啪直響,樹林里的黑影向幽靈一樣冒了出來。借著車燈光,眾位兄弟發現來人操持清一色的開山刀,卯足勁就往車隊這邊沖了過來。因為天色已黑,加上叢林密布,兩大社團的兄弟根本不知道有伏軍多少,只是感覺喊叫聲滔天,好像漫山遍野都是他們的人似的。

遭遇青幫的突然襲擊,兩大社團的兄弟大部分都慌了手腳,只是急匆匆下車,倉促迎戰。這種慌亂倒不是裝出來的,因為事先謝文東根本就沒有告訴他們,青幫在路上可能有埋伏。這么做雖然會有不小的損失,但為了接下去的計劃能夠順利的得以實施,也值了。場面一時大亂,無數兵刃在燈光的照耀下讓人眼花繚亂。戰斗的號角終于吹響,近兩萬人交戰在一起,戰線綿延數公里,這樣的戰斗幾乎與戰爭無異。從血戰的一開始,死亡人數便成直線上升。每一分鐘,就有無數的人被砍到在地,倒在血泊之中。

早已經做好準備的青幫依照有利地形,俯沖而下,占盡了優勢。在斷浪的帶領下,青幫和戰斧八千人一起頂了上去,殺的兩大社團的兄弟人仰馬翻。斷浪手持雙刀,殺的渾身是血。或許是出于報仇,或許是出于報恩,今晚的斷浪拿出了他平時的戰斗力數倍。幾乎瘋狂的他帶著手下在兩大社團的陣營里橫沖直撞,竟然所向披靡,勢如破竹。

聽著耳邊撕心裂肺的慘叫,劈開面前擋路的敵人,踏步隨風般挺進,那種感覺簡直是爽到了極點。感受到殺戮帶給自己的快感,斷浪將開山刀深深砍進一位文東會小弟的頭顱之中,囂笑道:“兄弟們,謝文東的人就是這么不堪一擊。給我殺,一個也別放過。沖啊.....”

謝文東每說一句話,陣中便傳來一陣歡呼。等到謝文東終于說完,兄弟們不約而同的大聲高吼:“殺,殺,殺....”

雙刀混攪,如出水蛟龍,只攪的天昏地暗山河失色。兩腿穩步,似千年磐石,僅舞的乾坤頓變日月無光。借著這一股子的氣勢,青幫一開始確實占了很多的便宜。但隨著兩大社團的兄弟穩住腳跟,這種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了。

隨著“天嘯超一流軍團”的眾位高層一起發力,青幫插入兩大社團陣營的數支隊列遭遇到了一頓迎頭痛擊。

幾支楔子似的隊列被打退,兩大社團這才兵合一處,攻守具備。兩大社團的突然發飆,讓領隊的斷浪一時反應過來。

他不明原因,指著前方的手下大聲喊叫道:“給我沖,你們給我沖啊....”

斷浪的命令并沒有起到太大的作用,被軍團擊退的青幫小弟還是不停的往后退。

“我不是讓你們給我沖嗎,你們都聾子了。”斷浪拎著血淋淋的刀片,唾沫星子飛濺道。

一位青幫小弟前來報告,他喘氣彎腰道:“那邊....謝文東親自動手了....”

聽到謝文東這三個字,斷浪非但沒有害怕,心里反而竊喜。謝文東?!來的好,來的太好了。

“你能確定那真的是謝文東嗎?”斷浪一把抓住那位兄弟的肩膀,小心確認道。

小弟怔了怔,呆呆的點了點頭:“嗯,是我親眼看到的。不但是他,還有很多厲害的角色。文東會.洪門的大將幾乎是傾巢出動了....”

“來的好。這么多人送上門來,也用不著我們一個個的去找他們了。”斷浪眉飛色舞的說話,好像謝文東等人會等著讓他們殺似的。

小弟低下頭,思考了一會兒:“斷大哥,要不要通知其他幾路兄弟過來支援。”

“不用,我擔心謝文東用的是欲蓋彌彰之計。讓其他三路的兄弟先守著吧,等我們重創謝文東確認敵人真[奇書網·電子書下載樂園—wWw.QiSuu.cOm]的只是走這一條路后,再通知他們也不遲。”斷浪說的大義凜然,其實他心里面的那點花花腸子誰都知道。欲蓋彌彰只是一個借口,謝文東和那么多的高層都到這邊來了,敵人轉道其他幾路幾乎是不太可能的。他這么做,只不過是想多多為自己立下功勛而已。

現在戰斧的五千人也歸斷浪自己管,他們的死活斷浪根本就管不著。斷浪關心的是如何用戰斧的幾千人,為自己立下赫赫戰功。

“是。”小弟簡單回答。

畫面切到謝文東的身上。謝文東的戰斗力不是非常強,但也絕對不弱。對付十幾個普通的青幫小弟,還是不成問題。只見他右手拿著開山刀,對著前面叫罵連連的青幫幫眾就是一頓橫劈豎砍。“當啷當啷”清脆的碰撞聲響起,面前五六位青幫幫眾還沒來得及提刀格擋,便被謝文東手中鋒利的刀鋒割開了皮膚。鮮血揚起,幾人的身體立馬僵住,好像突然冷凍似的。兵器掉落之后,龐大的身軀便轟然倒下看到自己的兄弟被殺,十數個青幫幫眾紅著眼睛沖了過來。可還沒等他們近謝文東的身體,一把亮的駭人的唐刀擋在了他們的面前。

“找死。”任長風冷哼一聲,揮動手臂轉動著唐刀。他的身體算不上高大強壯,但臂力確實大的驚人。只見任長風白影倏忽,單手引領著唐刀上下左右游走。游走之時,長風面前揚起數支血跡斑斑的斷手,正是青幫打手的手。無比凄慘的叫喊響起,剩下兩人嚇得連手都沒動,倉皇向后退去。

任長風哪能輕易放過他們,只見前者站在樹林間一聲大喊,沖著兩人急奔過去。唐刀隨著這聲大喊續力直揮,探向一人右眼。

只聽見咻的一聲,刀劍從那位青幫打手的右眼刺進,后腦突出。因為用力過大,迅猛非常的唐刀在干掉面前的敵人后,還深深的插入打手后面的一顆枯樹上。窸窸窣窣,樹上的葉子在樹干的震動下紛紛飄落。

另外一人青幫小弟已經逃開幾步,可終究是躲不過任長風連續不斷的殺招。

他并沒有拔出唐刀,只是橫向用力切了下去。

鋼鐵割肉的厚重聲響起,鋒利的唐刀從死去青幫打手的腦殼中打出,帶著點點白色腦髓又刺向逃跑青幫小弟的后心。那位逃跑的青幫小弟一聲悶哼,身體晃了幾下,最后還是口吐血沫,倒了下去。任長風在青幫陣營里肆無忌憚的殺人,很快引起了戰斧援軍中的二把手注意。那個二把手是個叫卓婭的俄羅斯女人。(俄羅斯女多男少,男女比例是0.859:1嚴重失調。所以參加黑道的也有很多女人。)卓雅非常漂亮,大大的眼睛,高高的個頭,深邃的眼睛會說話。好像眨眨眼睛就能把一個男人給徹底燃燒掉。當然,最漂亮的蛇往往是最毒的。卓雅寄生強將如云的戰斧,當然也有她自己的本事。她的身體羸弱,但雙手各自拿的確是一把十多斤重的鋼鞭。

鋼鞭雖然不是很鋒利,但分量極重。砸在人的身上輕則身受重傷,重者休克死亡。

“我喜歡這個男人(俄)”漂亮之極的卓雅像是餓狼找到獵物一樣。她口中的喜歡,當然不是男女之間的喜歡,那是一種強者交鋒強者的快感,一種血脈擴張的躁動。說著話,卓雅舞著鋼鞭沖向任長風。一位身高近兩米的戰斧中層頭目揚著沾滿血跡鋼管,也跟了上去。

“我喜歡...你。”卓雅用生澀的漢語淺淺的笑了笑。

任何一個男人,都會被面前俄羅斯美女這句話,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任長風一陣狐疑,喜歡我?這是什么情況?

還沒等他搞明白,兩把鋼鞭打破冰冷的空氣,朝任長風的腦袋打來。后者雖然腦海暫時一陣空白,但多年的實戰養成了一套很是先進的反射系統。在鋼鞭離他還有不到二十公分的時候,只見任長風的身軀晃了晃,輕易躲過。

見面前的白衣人果然不是一般的人,卓雅忽閃忽閃著大眼睛,吃吃的笑道:“很不錯,我要你...”(俄)任長風當然聽不懂她在說什么,之聽見一陣吵雜聲。他諾諾而言,倒退三步:“我不和女人交手,你找別人吧。”

卓雅才不管男人女人呢,她陰笑著扯掉身上的大棉襖,露出豐胸挺身而戰,輕裝上陣。

看著敵人露出緊身的白色胸衣,在冰冷的空氣中上下晃動,任長風一時間竟然手足無措。他倒不是見了漂亮女人挪不開步的人,只是敵人這種打法,他還卻是沒有見過。他敢打賭,這個女人絕對沒穿胸罩。

不管穿沒穿胸罩,敵人步步緊逼的架勢還是讓任長風不得不應戰。或許是出于憐香惜玉,或許是真的下不去手,和卓雅交手的長風只拿出平時戰力的五成。可就是這樣,他還是絲毫不落下風。

交手幾招后,先前那個近兩米的大漢也加入了兩人戰斗,三人很快斗做一團。車燈之下,只見刀光劍影,重重疊疊讓人眼花繚亂。

任長風雖然以一敵二,卻絲毫不落下風。不多時,那位俄羅斯大漢的胸膛被任長風的彈腿狠踢了幾次。說話之時,任長風立掌打出,掌心和卓雅的豐胸來了個親密接觸。掌心的肉團受到擠壓,長風自感柔軟舒適,卻見卓雅已經飛出幾米之外了。

空抓了幾下空氣,任長風一臉無辜:“對不起哦,我不是故意的。”

“我要你的命。”卓雅暗罵一聲,疼的從地上爬了起來。顧不得嘴角多的血漬,她揮動著鋼鞭展開了暴風驟雨般的攻勢。而先前那個兩米多的大漢也襯應形勢,對任長風展開前后夾擊。任長風連連挑開雙鞭,卻不知身后一柄飛了過來。

“撲哧”大漢的鋼管重重的砸在長風的后背,任長風嗓子一甜,差點吐出血來。若不是大漢倉儲出棍子,恐怕這一棍非得要了他的命不可。三人的拼斗,被靈敏看在眼里。她連殺三人,騰空躍到任長風的身邊,有些責怪道:“憐香惜玉是吧,活該。”

“你這該死的女人,這都什么時候了,還在這說風涼話。”任長風翻翻白眼,謾罵道。靈敏哪理會那么多,還沒等長風說完,便亮出手上薄如蟬翼的“紙刀”與卓雅戰在一起。兩個女人相拼殺,沒有了半點的忌諱和不和事宜。自兩人交手,卓雅就拿出了百分百的精力來對付靈敏。

靈敏掌管大陸洪門的情報組織,平時較少出手。可這并不能說明,她的身手退化了。曾經有著北洪門探花之稱的靈敏,只幾招就把卓雅的一根鋼鞭打飛,再幾招一大塊肉也被探花削下。

兩個女人斗的風生水起,任長風這邊已經和那位近兩米高的大漢交上了手。

沒有后顧之憂的任長風像個瘋子一樣,嘴里念念想要報仇。只見唐刀一翻,在大漢的胸膛上連連挑動。砍劈撩刺切,招招見血,招招嗜肉。在與任長風強攻了約莫半分鐘后,戰斧大漢終于堅持不住,腳下一軟,瞪圓著眼睛倒了下去。

看著身體還在不停抽搐的身軀,任長風沖著地上之人吐了口唾沫:“他媽的,找死。”

與此同時,靈敏也結束了和卓雅的生死之戰。后者被靈敏一刀,從眉心滑下。刀鋒割斷胸罩,最后在她的肚子上開了一個大縫。大縫開出,里面的內臟什么的嘩啦一下流了一地。鮮血混合著被切開的內臟,一起流了出來,就是大羅神仙也回天乏術。

“做得好。”任長風朝靈敏豎了豎大拇指,贊賞道。

哪知靈敏根本就能不領情,只看了長風一眼,便揮刀再次殺入戰場。

任長風看罷,翻翻白眼:“該死的女人,還是那個死脾氣....”

說著話,他也殺了過去。

東路殺的風生水起,而其他三路也正朝著這里趕過來。雖然斷浪沒有告訴文曲等人,可他們還是從各種渠道得到了消息。

拼殺還在繼續,謝文東的計劃正吸引著更多的敵人前來圍攻他們。當然,這種吸引,是要冒非常大的風險的。博爾賈鎮內,韓非正做關大廳,時刻關注著前方的戰事。在得到謝文東傾巢而出的消息后,他并沒有草率帶著鎮內的一萬多人前去。他一直告訴自己,謝文東不是簡單的角色。無論己方處于何種優勢,都必須留一后手。

事實證明,這種謹慎是正確的。只不過韓非能猜到過程,不能猜到結局。

戰斗還在繼續,雙方人數加起來近萬人。想要在短時間分出勝負,也是沒有可能的。在知道謝文東親自下了戰場這個消息后,幾百青幫幫眾呼啦一聲向謝文東壓來。謝文東再厲害,也不能單挑上百號人。他的那些兄弟們見東哥應接不暇,紛紛朝他靠攏。

在這些兄弟中,特別要提的一位是格桑。此時的格桑銀甲遍布全身,雙拳也被重鐵覆蓋。整個人站在那里,好像一座大山一樣巋然不動。格桑剛開始現身的時候,還以為文東這邊請來了變形金剛似的。

交戰開始,格桑便像個不死戰神一樣,任憑敵人怎么往自己身上掄刀掄滾,他都毫不抵擋。等周圍聚集的敵人越來越多的時候,他才發動了攻擊。只見他揚起鐵臂,朝面前的人群一下子撥拉過去。“嘩啦”,這一劃拉可不得了。至少七八人,因為這看似隨意的一下而掀翻。啪啪聲接連傳來,不知道多少根骨頭因為這一擊而斷裂。最右邊的那位青幫打手因為和格桑的鐵臂直接接觸,而生生砸死。他的腦袋和鋼鐵發生碰撞碎裂,腦殼像打爛的西紅柿一樣,汁液灑了一地。

“啊....”青幫眾人差點嚇破膽子,手上的鋼刀幾近脫落。在格桑附近的所有人幾乎都看傻了,試想一個正常人怎么可能有此驚人的爆炸力。驚悚之余,又有五六人不信邪,用盡全力砍下一刀。

腦袋,下陰,心臟....這里,每一處都是致命的地方。青幫打手本以為自己的這一刀刀絕對可以要了面前這個“變形金剛”的性命。可當清脆聲響起,伴隨著虎口震裂.斷刃橫飛,他們才意識到這種想法是錯誤的。

“變形金剛”身上的那層盔甲堅硬無比,一般的開山刀砍在上面,根本就是撓癢癢。五人露出驚愕的表情,心想這怎么可能。

沒什么不可能的,格桑堅硬的拳頭告訴他們,這個世界上不可能的事都是可能的。他沒有給幾人繼續思考的時間,雙拳頓出,如蒼龍出洞一般雷霆重擊過去。

“咚咚”兩位打手的臉盤子被打中,鼻梁骨塌陷就連鼻子也凹了進去。因為速度太快,力道太大,一位打手的雙眼珠子竟然從瞳孔里面飛了出來。一只眼珠帶著血絲飛了出來,啪嗒一下落在了格桑的“鐵肩膀”上。被打的不成人形的兩位青幫打手氣絕,當場死亡。顧不上死掉的兩人,格桑接連抓住三人,對著他們的身體就是一頓猛砸。三人圓睜著眼睛,任憑“魔鬼”在自己的身上擊打,最后口吐鮮血倒地死去。

格桑連殺十多人,這下可就真的擊潰了青幫幫眾的心理防線了。他們看著鐵肩膀上的眼睛,不由得全身毛骨悚然。還沒等格桑到他們跟前,數十人便敗退逃走。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怎么會有這么可怕的人。數十人像是著了魔一樣,瘋狂的往樹林里逃竄。刀不要了,幫主不要了,社團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

看到格桑殺人樣子后的數十人是真的嚇破了膽。可還有更多的人沒有看到眼前的一幕,更多送死的人圍了過來。

面對越來越多的敵人,格桑一點也不畏懼。他使出一身蠻力,在青幫陣營里橫沖直闖。真正意義的獨當一面,格桑硬是憑著自己的一己之力開辟了一條戰道。驚人的破壞力,刀槍不入的盔甲,北洪門第一悍將,“格桑”這兩個字的威懾....一系列的元素構建在一起,讓戰斗變得異常的血腥和混亂。只要和他交手的人,不管是普通的小弟還是在江湖上有一號的頭目,都只有滿地找牙,貼身殞命的份。

這邊,謝文東也和青幫一雷公嘴光頭交上手。提到雷公嘴,大家很容易想到毛臉雷公嘴孫悟空,一副長的嚇人的面龐立馬出現在腦海中。事實正是如此,那個雷公嘴光頭長的卻是讓人想吐。滿臉的褶子,長勢旺盛的絡腮胡。最讓胃受不了的是他的那個大光頭,頭頂上竟然還有一塊黑色的賴利。總之,怎么看怎么難看。雖然長的難看,但此人的身手一點也不簡單。這個雷公嘴現在青幫內的職位,只是一個小小的副堂主。可在法國黑道提起“光猴子”這么名字,幾乎是沒人不知道的。“光猴子”曾經是里昂市的一個小黑幫老大。他的出名,不是因為他的幫會如何如何大,而是他在幾年前制造的幾起驚天血案。其中一起,便是他曾率領手下數十槍手,將里昂市的一處警察局夷為平地。原因就是和他好過的一個女人和警察局長有染。

“光猴子”被抓后,本來是要判處終生監禁的(法國是八十六個對所有罪行廢除了死刑國家地區中的其中一個),后來韓非花了好大的代價才從監獄里撈出了他。“光猴子”出身嵩山少林寺,身手非常高強,曾經為青幫立下赫赫戰功,也是當初七星的熱門人選。可人有時不得不信命,就是在韓非選“七星”的時候,他因為一時沖動強奸了韓非身邊的一個女秘書。正因為這個原因,他被韓非降至普通小弟,丟掉了本該屬于他的一切。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全文閱讀,請牢記本站域名www.huaidan1/huaidan3方便下次快速瀏覽。

標題:第二百五十八章 大結局(完一)   地址:http://www.viwuku.live/huaidan3/2444.html
胜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