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第十三卷 地下法則 - 第四十一章:行動

所屬目錄:第十三卷 地下法則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viwuku.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明朝松山分局的局長李秋晨向海風堂堂主楊守光通風報信,告之他今晚全市的警察要進行一次大掃蕩。

他提醒楊守光,將海風堂的人趕緊提前收起來,別被警方掃蕩到,這次的行動可是由市長親自坐鎮,打到誰頭上誰倒霉。

李秋晨回到松山分局,立刻組織全分局的警力,進行分組,每個小組負責掃蕩轄區內的哪幾個街區,都劃分得清清楚楚。

分局會意中,李秋晨也把丑話說在了前面。

這次因為VIVI的事,陸市長面臨的輿論壓力很大,現在陸市長命令警方,進行一次全市大掃蕩,既是有意做給民眾看的,同時也是在把輿論壓力分攤給警方。

無論是誰,只要是他負責的街區出了問題,那么沒什么話好說的,他這個分局長也保不住他,自己就直接去打辭職報告吧!

李秋晨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下面的警察又哪能不重視。白天,整個分局的警察都取消了休假,在警局里養精蓄銳,到了晚上,松山分局的警察幾乎是傾巢而出。

作為分局長的李秋晨,親自帶隊,掃蕩轄區內最為龍蛇混雜的南京東路。

南京東路分為好幾段,李秋晨親自去的是南京東路的四段。聚集在四段路這里的地頭蛇,多為天合會的人,平日里與松山分局的警察交情還不錯,各種好處也都沒少給。

李秋晨坐在指揮車里,透過屏幕,可以看到外面的監控錄像。只見大批的警察涌入四短路的大街小巷,對整個街區內的娛樂場所,展開了地毯式的搜索。

隨著一隊隊的警察進入各家娛樂場所內,里面雞飛狗跳的,等出來時,警察帶出來一批批的小混混,以及賣淫女,另外還搜到各種種類的毒品。

坐在指揮車里的李秋晨,對于下屬們的表現十分滿意。

該保護的人,他保護了,該抓的人,他也都抓了,如此一來,他既可以向市長陸弘益交代,也可以向黨團交代。

李秋晨一邊在心里算計著,一邊揚起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只是個小小的分局局長,黨團與黨團之爭,他插不上手,他所能做的,就是左右逢源,在兩黨之間的夾縫中求生存。

他的心態,也基本代表了諸多中低層官員的心態。

不過正在得意當中的李秋晨,做夢也沒想到,他帶著松山分局的警力在外面展開大掃蕩的時候,松山分局的老家被人給抄了。

晚間,十一點多鐘,即便是平時,到了這個點,松山分局也很冷清,只剩下為數不多的值班警察在局里。

而今天,松山分局顯得更加冷清,整座辦公大樓的燈,大多都是關著的。

這時候,一輛黑色的面包車在松山分局附近的小巷子里停了下來。車內沒有開燈,只能看到有煙頭的紅點在閃爍。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面包車里一點動靜都沒有。不知過了多久,接近凌晨十二點的時候,一名穿著黑色T恤的青年快步走進小巷子里,來到面包車近前。

面包車副駕駛座位的車窗放下來,坐在里面的是一名穿著警服的青年。青年轉過頭來,看向車外的黑衣青年,問道:“事情怎么樣?”

“武哥,搞定了。”

“很好!”這名穿著警服的青年,正是血殺中的楊武。毀掉VIVI的,也正是他們這批血殺人員。楊武回頭,看向車內的同伴。

面包車的后面,坐著五名青年,他們的年紀與楊武相仿,而且和楊武一樣,都穿著警服。他掏出手機,向眾人晃了晃,說道:“等森哥的信兒,準備動手。”

眾人沒有說話,一個個的拿出小刷子,蘸著膠水,緩慢地涂抹在自己的掌心上。

過了十二點,楊武的手機震動起來,他拿起手機一看,正是姜森發來的信息,只有兩個字:行動。

楊武將手機放在車內,向后面的眾人一揮手,說道:“走了,干活!”

面包車的兩扇車門同時打開,楊武和另外的五人紛紛下了車,其中有一名青年還提著一個黑色的方塊狀儀器。他們一行人走出小巷子,直奔松山分局而去。

進入松山分局的院門,有看門的保安立刻出了保安室,滿臉堆笑地問道:“今晚的行動結束了嗎?”

顯然,保安是把他們當成了松山分局的警員。楊武正了正警帽的帽檐,只隨口嗯了一聲,繼續向里面的行政大樓走去。

保安感覺這些人不太對勁,一個個都是低垂著頭,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他暗暗皺眉,追上前來,狐疑道:“我以前……好像從沒見過你們?你們是松山分局的嗎?”

楊武不動聲色地回頭,向一名同伴瞥了一眼。那名青年立刻會意,放慢腳步,當保安要從他身邊走過去的時候,他突的一抬手臂,將保安的脖子摟住,邊向保安室走去,邊說道:“兄弟,我看是你的記性是不太好吧!”

他們若不說話,倒還真假難辨,可他們一開口,保安立刻聽出來口音不對。

保安張開嘴巴,正要大叫,那名青年的手臂猛然向回一縮,用臂彎將保安的脖頸死死勒住,使其發不出一點聲音。

他幾乎是拖著把保安帶到保安室的門前,緊接著,一拳打在保安的肚子上,保安吃痛,身子佝僂成一團,青年順勢一記手刀砍在他的后脖根處。

保安聲都沒再吭一下,當場暈死過去。

青年打開保安室的房門,將保安拖入其中,將他放在椅子上,然后將保安的帽子又向下壓了壓,讓他看起來像是在偷懶睡覺的模樣。

弄妥之后,青年快速推出保安室,走入辦公大樓。

楊武等人進入辦公大樓后,將那個黑色的儀器放在隱蔽的角落里,然后打開開關,儀器的上面有紅燈在一下一下地閃爍著。

這是信號屏蔽器,以它為中心,方圓幾十米內的信號全部中斷。

這還只是小功率的信號屏蔽器,有些大功率的,可以屏蔽掉方圓幾百米甚至幾公里的信號。

血殺在行動之前,可是做了充分的準備,那名黑色T恤青年,已經先一步控制了松山分局的電話線,另外,林君陽也給予了血殺技術支持,黑入松山分局的網絡,并讓其內部的所有監控失效。

可以說現在的松山分局,已然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一座城市里的孤島,與外界完全失去了聯系,有線的電話打不出去,無線的電話打不出去,甚至連網絡都與外界無法取得聯系。

楊武等人舉目向四周望了望,他抬起手,從口袋當中把警局大樓的建筑圖紙拿出來。這是五湖幫提供的。陳啟程被關押在警局的哪里,圖紙上標注得清清楚楚。

就在楊武不慌不忙,打開圖紙查看的時候,從臺階上走下來一名女警。

她外面藏藍色的警服,里面淺藍色的襯衫,沒有帶警帽,看肩上的警銜,應該是剛入行的小警員。

其實也很好理解,今晚松山分局展開這么大規模的行動,還能留在警局里的,要么是文職警員,要么是剛入行沒多久,沒有資格參加行動的小菜鳥。

楊武等人在打量那名女警,那名女警也在打量他們。

等她從臺階上走下來后,十分客氣地向他們躬了躬身,然后小心翼翼地問道:“幾位學長是松山分局的嗎?我以前好像沒見過你們?”

“今天,就算你倒霉吧!”楊武隨口說了一句。

“啊?”女警還沒反應過來,一個硬邦邦的東西已經頂住她的后腰。她下意識地回頭一瞧,只見一名青年警察正拿著黑漆漆的手槍,頂在她的腰眼處。

“你……你們……”女警嚇得花容失色,難以置信地看著楊武等人,下意識地要張嘴大叫,楊武慢條斯理地說道:“最好別叫!我可以保證,我兄弟的槍,一定比你的喊聲要來得快!”

女警到了嘴邊的喊聲立刻咽了回去,滿臉驚恐地看著楊武。

楊武拿著圖紙,走到她面前,和她并肩而戰,展開圖紙,指著上面的標記,問道:“你應該知道這里怎么走吧?”

她低下頭,定睛細看,發現對方拿著的竟然是分局大樓的建筑圖紙,而上面標注的地方,正是分局的拘押區。

她身子一震,下意識地剛要搖頭,楊武將圖紙重新疊好,然后用圖紙輕輕拍打她的臉頰,說道:“別耍花樣,不然,我們可不會在乎辣手摧花!”

“你們……你們到底是什么人?”女警顫聲問道。

“不該你知道的事,就不要多問,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楊武說著話,抓住女警的胳膊,說道:“帶我們去!”

見女警渾身哆嗦著,站在原地沒有,她背后的那名青年扣動手槍的擊錘,發出咔的一聲脆響。

女警對這種脆響聲自然不陌生,身子又是一震,不敢再裝傻充愣,硬著頭皮,邁步向左手邊的走廊走過去。

楊武拉著她的胳膊,好像沒事人似的與她并肩同行,另外的幾名青年跟在他二人的后面,其中一人依舊用手槍頂在女警的后腰處。

在走廊里,走過一個轉角,向前看,走廊的盡頭是一扇鐵柵欄門。柵欄門內放著一把椅子,有一名警察正坐在椅子上打盹。

正常情況下,這里并不需要多設置一名警員,不過現在分局里看押著一名重要人犯,這名警員,是李秋晨保險起見,特意安排在這兒的。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是六道的新書,已經更新到第四十一章:行動,本站提供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最新章節無彈窗及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全文閱讀,請收藏本站支持六道.

標題:第四十一章:行動   地址:http://www.viwuku.live/huaidan3liudao/54609.html
胜负彩